-姚青梨心神大震。

猛地想起前生,她天天都盼著寧鳳玄牽著她的手,一起走上那個高位。

“青梨,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他緊緊握著她的手,華豔的眸子滿是碎星,“我以後再也不欺負你。事事都讓著你,順著你,不叫你受半分委屈,把最好的都給你。咱們成親,喜結連理,永生永世在一起,好不好?”

姚青梨心中震動。

這種霸道與溫柔,讓人心醉。

可此時此刻,她的腦子卻無比清醒,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她此生的目的是什麼。

“對不起。”姚青梨垂眸,“你的好,值得更好的姑娘。”

說完,便掙開他的手,轉身。

“青梨!”慕連幽一把將她扣住,拉進懷裡,緊緊抱著,勒得她都有些生痛了,“我們昨天之前還好好的,為何會變成這樣?不要鬨了好麼?我們立刻回京城,然後成親!”

“慕連幽……咳咳……放手!”

“不放!”

姚青梨一掌打過去。

慕連幽精準地握住她的手。

二人拆了十來招,姚青梨穩占下風。

她眸子一眯,在他手上隨意一拍。

慕連幽隻覺得一股靈氣從那處侵入,瞬間蔓延四肢,渾身一麻,便摔倒在地,猛地抬起頭,看著她:“你……”

他們以前曾多次交手,可她一直都不是他的對手,可現在……

想著,他便一怔,是因為恢複了前生的記憶嗎?

這的確是洛婠的招數。

洛葉兩家之人都有靈脈,可他們的靈脈始終不及洛婠的,便是能運轉靈力,也不過足夠來練丹而已。

可洛婠不同,她可以隨意運轉靈力,交手時,還能用靈力倒灌到彆人體內,麻痹對方的軀體。

“除了我們的感情,隻要你需要,我會傾儘所有助你一臂之力。再會!”說著,轉身離開。

“不準走!”

一根鞭子猛地甩了過來,緊緊纏著她的手臂。

她剛剛下手很狠,在她的靈力衝擊之下,他不但四肢無力發麻,便是連腦子都好像有些昏昏沉沉的。

姚青梨回頭,冇有把纏在手中的鞭尾解開,而是一步步走向他。

朦朧間,他隻見她蹲下來,那清妍絕美的小臉映入他眼中,纖長的手指在他眉心輕輕一撫:

“慕連幽……”她想說什麼,但唇動了動,一時間,卻又什麼都說不出。

也許,他們之間走到這一步,說再多,好像也是徒勞。

她略帶苦澀地輕輕一笑,指尖輕點。

“嗬……”他嘲諷地一笑,隻覺得眼前一黑,瞬間失去了意識。

他倒在地上,清豔邪肆的臉在銀白的月光下瞬間收劍起所有鋒芒,黑紅的華麗袍服鋪開,夜色中,如絕豔的彼岸花,迷人而又致命。

她呆呆地看了他一會,便站起來,抬頭看著已經暗下去的街景,眸帶滄涼。

“出來。”她突然淡淡地開口。

一個英挺修長的身影走出來,正是沈將軍。

“主子,你與他分開,是為了找皇上嗎?”沈將軍走到姚青梨身邊。

“怎麼,連你也要反對?”她嗤笑,聲音比夜色更薄涼。

“不,末將支援還來不及,如何會反對。”沈將軍揹著手,“說句你不愛聽的。再怎麼說,末將也是皇上提拔起來的。”

“沈憶,我就喜歡你這點,誠實。”不會像一些為表忠心的人,滿嘴都是心裡隻有你一個。

“況且,主子你轉生千年後,不就是為了找他麼!”

終於有個支援自己的人了,姚青梨一直壓抑著的心放鬆了下來,回頭看著他,似笑非笑:

“你初初醒來時,說三天之內拿不到虎符,就把我們所有人全都射殺於瑤華山,這是真的?”

“當然不是。”沈將軍哼笑道,“你讓我們沉睡前,就說千年之後你一定會回來,並念出那首詩。”

“可結果,你卻什麼都忘了。為了讓你想起前生之事,隻好給你來點刺激的。這不,一刺激,就想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