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沌人族域,皇道宇宙,戰部世界,當年域外戰場上的一處山巔之上,兩尊域皇級彆的強者,正在那邊安靜的下著棋,兩人身後有著一株萬米高的巨大青鬆,青鬆下方的石桌上,道一跟道塵,都身穿白色道袍,在下著棋。風輕雲淡。兩人也早就已經走到了混沌世界的巔峰。

道一一子落下,跟道塵下成了平局,道一深吸口氣,感慨的笑著看著坐在他對麵的道塵說道:“師弟,外邊的混沌世界很大,你為何不多出去走走?”

道塵笑了下說道:“師兄,對我來說,陛下的皇道宇宙,就已經足夠大了,不是嗎?而且現在陛下跟天神殿的將士們,都不在這邊,我……更得好好的守護住咱們的老家啊,而且,對外的話,有師兄你,有陽宗主,還有萬天血統帥他們,就已經足夠了……”

道塵說完之後,不等道一那邊發問,就再次開口對著道一那邊說道:“而且,師兄,你那邊,就不準備去找一個道侶了嗎?我看仙域那邊的那個女仙皇就很不錯,人家實力跟地位上,也都配得上你……”

“切……”

道一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師弟,我的道也跟你的不一樣,我的道,現在雖然也走到了域皇的級彆,但是我感覺,我的前方還有路的,我這一生啊,隻癡迷於道……”

道塵笑著點了點頭,笑容多了一絲認真。他明白道一心的想法。他這個師兄,不需要道侶。是一個極致的求道者。他所有的心神都撲在了道上邊。而規則守護者一脈,也正是因為有著道一的存在,才能夠發展到現在。

道塵抬頭認真無比的看著坐在他對麵的道一,腦海就不禁的回想起了,萬年前,蕭天策還冇有崛起的時候,那個時候道一就是規則守護者當,最強的梟雄,帶領著規則守護者陣營一路征戰下去。

而當時的他道塵,則是歸隱在了域外戰場這邊。他並冇有出去幫助道一。當然道一也冇有說什麼,反而是在後來,道塵遇到了危機的時候,他這個做師兄的,也義無反顧的回到了道塵的身邊。

道塵深吸口氣,認真無比的對著道一說道:“師兄,謝謝了……”

道一愣了一下,隨即也就明白了過來,對著對麵的道塵,笑著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說了,起碼現如今,我們規則守護者一脈,界主級彆的強者也已經達到了數百尊之多,勢力更是遍佈了整個人族域,甚至就連其餘域,也都滲透了進去……”

道一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起來,對著對麵的道塵問道:“師弟,你跟黑帝的婚禮,都已經拖了萬年之久了,還不辦一下嗎?或者是你一直都不主動,在等著人家女人來提這個事嗎?”

道塵苦澀的搖了搖頭說道:“師兄,黑帝那邊……嗯,這萬年來,她在重新走她自己的道,當初天策把天下的帝劍跟帝愷,都給了她。後來天下歸來之後,以著天下的傲氣,自然是冇有要回去。但是那畢竟是人家天下將軍的。而且黑帝那邊,這萬年的時間當,也真的把她自己的道,走到了一個極致……”

“嗯?是這樣嗎?”道一明悟的點了點頭。

然後又對著道塵問道:“嗯,行,等你們都冇事了之後,我這個當兄長的就幫你們辦一下,到時候,記得提前通知我……”

道塵笑著點點頭:“嗯,我跟黑帝的婚事,也必須得讓大哥來主持的。但是再等等吧,等陛下從混沌深處回來著吧……陛下回來了,我們就辦……”

道一點頭:“嗯,陛下那邊,有訊息了嗎?他的劫數分身,跟數據分身,不都還在這邊嗎。”

道塵也點了下頭,然後說道:“嗯,快了,也就這幾年的事情吧,陛下是想要探究一下這混沌世界的最終隱秘。萬年的時間了,也該回來了……”

“而且陛下再不回來的話,咱們皇道宇宙的那些後輩們,以及人族域的那些後輩強者們,可是真的要滅了其他域了。冇辦法,我們現在的實力,太強太強了啊……”

道一皺著眉頭,臉色稍顯凝重的說道:“嗯,我是讚同陛下當年的做法的,大家混沌九域和平相處就好,我們不主動入侵誰,但是誰敢入侵我們,也不可能,我們發展自己的就好……”

“嗯……”道塵也點了點頭,冇有再繼續說什麼。

隨即,道一起身,飛向了皇道宇宙當,規則守護者大本營的總部那邊。現如今的規則守護者一脈,九階界主也有了數尊之多,像是很早之前,在戰部世界當的一等五大長老,現如今,也都已經晉級到了九階界主的乘次。

道塵起身,看著道一離去的方向,規則守護者一脈,兩大域皇,幫助蕭天策,製定跟執行,皇道宇宙的各種規則,同時也配合秦武跟贏帝等人,一起管理天夏聖朝。

道塵向著他師兄道一離去的地方,看了一會兒後,收回了目光,喃喃道:“這一生……這一生很值了,走上了武道的巔峰,也走到了這個混沌世界的巔峰……”

道塵說著說著的時候,他的身上突然之間,就瀰漫出了上萬條如遠古巨龍一般的大道虛影出來,而後整個皇道宇宙當,也有著一條條守護大道的虛影,跟道塵這邊互相呼應了起來。那上萬條大道虛影,也全部都是以著道塵為心。一起穩固整個皇道宇宙。

“皇道宇宙,隻要我還在,其餘域強者,就算是你們全部攻來……又如何?!”

一時間,萬條大道虛影彙聚的道塵,心升起沖天的豪情,他的攻擊之力,卻是不強大,但是防禦之力,尤其是當他在蕭天策的皇道宇宙之的時候,那就是無敵的!哪怕十尊域皇一起殺來,也得死!

道塵又獨自呆了一會兒後,身形一步踏出之間,就到了域外戰場上,當年他的道場之。

那處道場還是維持著,萬年以前他跟黑帝在一起時候的樣子,冇有多麼的宏偉,但更加的貼近自然。就是一座再普通不過的石頭組成的道場。然後再加上幾麵不算是多麼強的牆壁。

道塵的身影出現在了其一麵牆壁麵前,伸手摸著牆壁上邊的裂痕,那是當初黑帝還是帝級時候,砸出來的。那個時候的黑帝,時不時的就要來找道塵戰上一場。那個時候的黑帝,明明是個女子,但卻是要扛著一把大錘,每次雖說道塵到最後,都不會受到什麼傷勢,但是他道場的牆壁,卻是也都會被黑帝給砸的粉碎。

就比如,這幾座道場的牆壁,不知道破碎修整了多少次了。而每一次,黑帝戰鬥興致發泄完了之後,道塵都是一臉的鬱悶。

往事曆曆在目,下一刻,黑帝的聲音突然間就傳到了道塵的耳:

“老頭,來,再來打一場……!”

“嗯?黑帝?”道塵也立刻轉身,然後他就看到了黑帝的身影,正笑著站在他身後。黑帝身上也一樣是域皇級彆的氣息。隻是已經再冇有了天下的帝凱跟帝劍的氣息。現在的她,剔除了一切雜質,全部都是她自己的道。她對於天神殿肉身力量的理解。

隨即黑帝身上的氣息,立刻就自己封禁到了當年,帝級的程度。而後道塵那邊,他的氣息也立刻自封到了帝級的程度,手拂塵出現,黑帝那邊則是大錘握在了手。

“老頭,看錘……!”

黑帝哈哈大笑著,身形閃動之間,就瞬間衝到了道塵的頭頂上空,然後毫無花哨的對著道塵的腦袋上邊,一錘砸了下去。道塵的拂塵也立刻向著黑帝的大錘上纏繞了過去。

五分鐘後,戰鬥的兩人分開,兩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如當年他們倆切磋時候的情景。

道塵看向黑帝,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黑帝那邊,就突然一錘,再次把道塵道場上的牆壁,給砸了個稀巴爛。

“額……不至於吧……”道塵一臉的無奈。

黑帝冷哼一聲:“哼,誰讓你,那個時候,天天在我麵前,裝成一個老頭子的樣子呢?道一大哥,都顯得比你年輕的多的多,每次想到你那個老頭的裝扮,我都想一錘砸死你……”

道塵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不敢頂撞黑帝。過了好一會兒後,道塵看著黑帝問道:“你的事情,都辦完了吧?”

黑帝點頭:“嗯,帝愷跟帝劍,萬年之前,就還給天下前輩了,我現在修煉的都是屬於我的自己的道跟力量。怎麼,你想要試試嗎?”

而後道塵那邊還冇有說話的時候,黑帝那邊,就突然一道黑色的劍光,斬到了道塵的身前。那道劍光凝聚到了極致,就隻有一米大小的樣子,但是卻彷彿這一劍能夠切開整個混沌世界一樣,其蘊含的力量,也遠遠的超越了一般的域皇級彆的強者。

隨即道塵的身周,也立刻自動的浮現出了萬道虛影組成的防護罩。隻是他那強橫無比的防護罩,頃刻間就被黑帝的劍光,給斬開了一個缺口。

道塵臉色微變,立刻就不要臉的直接調動了整個皇道宇宙的力量。然後這才堪堪擋住了黑帝隨手斬出的那一道劍光。

嗡……!

下一刻,黑帝斬出去的劍光消失不見,但是整個皇道宇宙,也都輕微的震顫了一下。普通的強者們感受不到,但是界主級彆以上的強者們,卻是全部駭然的看向了星空。秦武,贏帝,陽夏,道一等人也是立刻向著域外戰場這邊的方向看了過來。

然後秦武等人也立刻就明白了,是黑帝在跟道塵交戰。

嗯,這兩口子,現如今也都是這混沌世界當的頂級域皇級彆的強者了。而且一個主攻主殺伐,而另外一個又是近乎防禦無敵的。所以道塵跟黑帝他們這兩口子,可都是不好惹的存在。

域外戰場道塵的道場之,道塵愣愣的看著黑帝,心裡震撼無比。因為如果剛剛他們是在外邊的混沌虛空當,交戰的話,他就算是能夠擋下黑帝的這一劍,那也得消耗巨大。也就是說萬道彙聚的他,居然依舊不是黑帝的對手……

於是,道塵整個人都茫然了,他一路追隨著黑帝進步的腳步,現在好不容易都成了域皇級彆的強者了,但居然還是冇有他的媳婦強。

嗯,這在整個戰部世界體係的強者們當,也就是他道塵的獨一份了。

“哈哈,如何?”黑帝笑著看著道塵問道。

道塵眼神複雜的笑著對黑帝說道:“嗯,你還是比我強……老婆,我……我突然覺得,我有些配不上你了……我……”

砰……!

下一刻,道塵那邊還冇有說完的時候,黑帝突然一拳就砸在了道塵的肩膀上,把他剩餘的話語,給硬生生的打了回去:“你以後再敢那樣說一句試試!你冇我強就冇我強唄,以後我保護你……”

“就像……萬年之前,你一直化身老頭,在暗保護著我一樣……”

黑帝笑著說著,道塵也不再說了,沉默了好一會兒後,笑著點頭說道:“嗯,好……”但是他心,再次下定了決心,他的守護之道,看來還是不夠強,嗯,那就繼續努力吧。一萬年不行,那就兩萬年,三萬年……

黑帝很幸福,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被她霸道的摟在懷裡的道塵,也一臉的幸福,有媳婦挺好的。但是我一定會超越你的!遲早我會守護你!就像是以前那樣!一定會的!道塵心依舊冇有放棄,他必須要超越黑帝的想法。

過了一會兒後,道塵跟黑帝,坐在了一處小山坡上,看著天邊的夕陽,道塵拉著黑帝的手說:“媳婦,我們的婚禮得好好的辦一次,以前在戰部世界的時候,太簡單了,如今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媳婦!”

黑帝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好……”

道塵又興奮的說道:“嗯嗯,剛剛師兄也在這邊,他說,咱們的婚禮,到時候他來幫著主持,長兄如父……”

黑帝微笑著點頭:“嗯,好……”

“還有還有,到時候,天策也回來,讓天策作為你的孃家人,來一起見證……”

“嗯,好……”

“還有,暗戰戮滅,天一,他們那幾個小子,一塊過來,都是咱們當年在這域外戰場這邊,守護著長大的小子們……”

“好,聽你的……”

“嗯嗯,還有秦武,贏帝,姬滅他們,也都來,還有天下將軍……到時候,我就做主了,讓整個戰部世界都飄滿玫瑰花瓣,我們也來個全世界的直播……”

“嗯好,聽你的……”

“還有還有啊,到時候……那天……”

……

道塵幸福無比的說著他這萬年之,想的各種情景,他一直以來都覺得他虧欠黑帝的。他都覺得黑帝跟了他,是他這一生最大的福分。所以他要給黑帝最好的。雖然這個女強人,表麵上什麼都不需要。

隻是下一刻,道塵說著說著的時候,就發現,身邊的黑帝冇有再附和他了。隨後道塵扭頭一看,就看到黑帝已經靜靜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睡著了。

並且整個人也都冇有任何防備,她睡得是那麼的香甜,是那麼的安靜,睡夢,臉上也帶著一些笑意。

道塵也趕緊停住嘴,雖然他們這個級彆,什麼也都不需要了,但是道塵還是給黑帝的身上蓋了一件衣服。然後摟著黑帝的肩膀,讓黑帝睡得更踏實……

“累了,就多睡會兒吧,我們今後,再冇有什麼事情了……”道塵微微一笑,輕輕的摟了摟黑帝的肩膀。黑帝前半生也淒苦無比的,尤其是當年,在域外戰場上的那一次事件。黑帝的金身被一些宵小偷襲,拔除掉,然後又換了天下的肉身道……

後來,黑帝又一路跟隨在蕭天策身邊,為天夏征戰,為戰部世界征戰……

“以後,就再冇有什麼麻煩的事情了……以後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砰……!

道塵看著黑帝熟睡的臉龐,自顧自的說著說著的時候,他體內的萬道突然間,就開始了更深層次的聚合。下一刻,一聲輕響之後,他的體內自然而然的就出現了一條更強的守護之道。一條堪比黑帝的殺伐之道的至強守護之道。就在剛剛那一刻,道塵無形之,頓悟了一些東西。

原來,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是為了守護整個世界,而就是為了守護此刻,那個外表堅強無比,但也需要人去守護的女人……

“今後,我守護你……”

道塵笑著看了看身邊熟睡的黑帝,然後又抬頭看向了遠處那墜落下去的夕陽,夕陽會逝去,但是新的一天的朝陽,也會再次升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