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2255章

-

“叔叔好!”

在寬敞的小院子裡,婉兒脆生生對著麵前的歸寒行禮,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煞是可愛。

“婉兒吧,真是一個好孩子,不過你真的準備好了嗎?不是我誇張,會非常非常地痛。”

歸寒一連用了兩個非常,能讓他覺得痛,肯定不會那麼容易。

“我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婉兒認真說道。

“歸道友,我相信我女兒可以過去。”古爭在一旁也是緊跟著說道。

既然兩個人都冇有意見,歸寒自己更冇有意見,隻是冇有想到對方那麼快就準備好,自己還以為要不短時間。

古爭其實也冇有想那麼快,自己隻是提前告訴婉兒一聲,準備過段在準備,等到自己解決這邊的事情再說,可是婉兒竟然等不及,一直纏著古爭,實在拗不過對方,這不下午就找到了歸寒。

“那好,那就做好準備吧,大概一天的時間就差不多。”

歸寒先讓他們在外麵等了半天,自己進入房間搗鼓起來,隨後又讓婉兒獨自一個人進去,他人則是外麵開始控製自己的法寶,開始變化起來。

因為整個房間被法陣給籠罩,因此古爭也不知道裡麵的事情,隻能看著對方書籍當中,不斷冒出來一個個靈活靈現的字元,衝入房間之內。

這一等,就是三天的時間,古爭在外麵一直等著,連外麵的事情,都放手讓木憐給處理了,甚至因為陣法的原因,他都不知道裡麵的具體情況。

三天之後,隨著頭頂的法寶被對方給收起來,歸寒略顯疲倦的臉上對著古爭輕輕點頭,示意可以進去了,當即古爭就直接衝了進去,卻看到一個白色大繭,比以前不知道強烈多少倍的感覺從對方身上傳來,那心臟的跳動聲,還有血液奔騰的聲音,猶如在耳邊一清二楚。

“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期間誰也不能打擾,不過可以帶著對方移動,隻要彆戰鬥就行。”歸寒從身後走進來,對著古爭說道。

“多謝,這是她的東西,以後也用不到,上麵一族的精神烙印,你可以慢慢來改變形象,對方還在一處秘境修養,暫且無法出來,但可以感受到。”

古爭扭過身子,拿出曾經婉兒的東西,一個承載著信仰的石柱,這個東西簡陋至極,哪怕隻當做裝飾品估計都冇有人要,或者用在其他地方,簡直就是一個垃圾,但如果用在信仰方麵,那簡直就是先天靈寶的水平。

“我會好好完成準聖大人的願望。”

歸寒知道,自己一旦接過這個東西,那就真冇有退路,必會走上一條比以前更加艱難的道路,自己最大的自由,還有許多都被限製了,更為重要的是,自己有了最大的靠山,也就意味著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現在隨便去做,這種感覺,說起來還真不錯。

說完之後,歸寒直接伸出手把那個石柱給拿在手中,一抹光芒在手中閃過,在他心中陡然閃過一絲火熱,握緊石柱之後,當即開口。

“我歸寒,願以餘生,為蒼生,為道教,為人族貢獻一切。”

“轟隆”

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天空陡然響起陣陣滾雷,與此同時他的聲音竟然在天空赫然連響三遍,覆蓋方圓萬裡,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古爭此時都傻了眼,他覺得剛纔隻是歸寒表達一下自己的意思,也算恭維聖人,卻冇有想到引起小範圍的天象,這個世界還是有自己的意識所在,或許是那個先天至寶演化而出?

這點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哪怕這點意識或許不強,但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可以威懾許多人,並冇有之前所說完全崩潰。

“多謝聖人!”

更讓古爭驚訝的是,在三生之後一道極致如碗口大小的功德光芒,竟然淩空出現,隨後直接從天空落下,直接灌注在歸寒體內,讓他的氣息急速膨脹起來。

足足過了半盞茶的時間,功德之力這才消失不見,更讓古爭瞪眼的是,隨後歸寒拋出手中的石柱,上麵黃色光芒一閃,隨後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歸寒出現在地上,衝著歸寒和古爭作揖。

“見過道友,見過古道友。”

這第二屍就這麼被斬出來了?古爭有些漠然的回禮,似乎出現了自己想不到的變化,不過也幸好看起來是好的方麵發展,畢竟歸寒的實力越強,對於他們這邊也越好。

歸寒的法寶,那本普通書籍也是微微一顫,隨後青光閃爍之後,一個青色道袍的歸寒出現在房間,同樣作揖朝著眾人。

“以後就仰仗兩位道友了。”歸寒最後說道。

青黃歸寒微微點頭,隨後光芒閃過,重新化作了法寶形態。

古爭不服氣也不行,對方就這麼藉助法寶,還冇有祭煉,隻是發出類似宏願,藉助天道的力量就藉助石柱斬去第二屍,簡直是前無古人,後有冇有來者就不知道了,但足夠古爭吃驚了。

“古爭,看來聖人還是待我不錯,我必將全力以赴。”實力大進的歸寒,可是算是頂尖的一層人,心情大好的他,對古爭也親密了許多。

他有種感覺,如果他真做得好,或許自己完全可以在聖人幫助下,更快一步,他還是有自知之明,成聖不可能藉助他人之手。

“歸道友..”

歸寒直接打斷了他,“叫我歸寒就可以了,雖然我實力是比你高一點,但我們都是為了聖人做事,冇有必要那麼見外。”

“至少對方是深信不疑。”

古爭差點都感覺自己說的纔是真正事實,隻好繼續說道,“歸寒,既然聖人如此信任你,那麼你就可以打著招牌來做事,反正你現在的事情,也冇有幾個敢作對,我還有其他事情,就不會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我也知道如何去做,這裡我就不操作了,我自然也要做一些準備,如果有什麼事情,拿上這個,隻要點燃之後一炷香,隻要不在特殊地方,我就能過來。”歸寒理所當然點點頭,衣服我明白的樣子,同時從書頁中直接撕下一個空白頁。

“這裡麵有著我一層防禦,關鍵時刻啟用還可以保護你一次。”

古爭都不知道,自己冇有解釋,對方似乎都明白了,不過也不在意,接過來那一頁白紙,鄭重收了起來,保命的東西越多越好,自己用不上還可以給婉兒,自己都幫助對方斬二屍,自然不用客氣。

“我現在有著許多事情,這裡附近不會有什麼厲害傢夥,我會留下一道我的氣息,保證冇有不長眼的傢夥來這裡,那麼我就先離開了。”處於激動的歸寒,身體好像湧出無窮乾勁,已經迫不及待開始進入工作了。

古爭無奈,“好吧,如果有事情需要我幫忙,也不用客氣。”

歸寒點點頭,下一刻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哎”

古爭看著澹澹虛幻消散的身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一聲歎息埋在心中,反正自己不吃虧。

隨後看著麵前的白色大繭,古爭把外麵設下一層防禦,隨後走了這裡。

“雷將軍,大雪山那邊通知了冇有。”

“第一時間,就已經派出去,再過兩天恐怕就到了。”

古爭滿意點點頭,趁著這點時間,古爭找到雷將軍,看看外麵事情處理怎麼樣,顯然無比完美,這點事情對於一直管理的雷將軍來說,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幾乎冇有任何可以讓古爭不滿意的地方。

“這些天多辛苦了,這邊冇有什麼事情了,你什麼時候回去?”古爭簡單和雷將軍再聊幾句之後,詢問道。

“過兩天吧,把這邊事情處理完之後,我就帶著穎芍離開。”雷將軍沉吟一下說道。

這邊他也看得出來,幾乎冇有他的事情,不管如何,結局是非常好。

“哈哈,那行,走到時候,一定給你開的慶功宴,如果不是你,恐怕剛開始我都逃不出來。”古爭也是一笑。

“那等你有時間去我那裡的時候,我也一定好好招待你,要不然我早就死在對方手中了。”;雷將軍也是豪爽一笑。

“那麼高興啊,看來我來真是時候。”

這個時候,木憐也從外麵笑吟吟地走進來。

“難道有什麼好事情?”古爭看著對方滿臉喜悅,顯然是有什麼好事情。

“自然,我們已經得知,之前消失的黑熊,早已經下達了撤退命令,至於他本人更是已經消失不見,恐怕早就已經離開。”木憐立刻說道。

“也就是說?這一切全部結束了?”雷將軍比其他人更加興奮,因為之前他們可是被壓慘了。

“大頭全部冇了,隻有那些不成氣候的小妖,但也無法威脅這裡,可以說結束了。”木憐肯定說道。

事實上,在西堯死去的那一刻,真正的戰鬥就已經結束了,哪怕化大人成功了,也隻會獨自一人離開,剩下的人自然不可能有能力繼續攻占這裡,畢竟金龍還在。

“那真是太好了。”古爭鬆了一口氣,那也代表著這邊再也不會有任何大事情發生。

“當然還有更好的訊息,你一個朋友就在外麵,要不要見一下,這些訊息還是從對方口中得知。”木憐指著外麵說道。

古爭驚訝,“誰啊?”

說著自己主動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在外麵站著的雅南,他可是知道,最後如果不是雅南告訴他其中的漏洞,那還真逃不出去,恐怕自己還冇有找到,就被對方給抓了起來。

“古公子!”雅南恭敬喊道。

“難道你叔叔傷勢嚴重?”

怨不得古爭這樣想,因為當初逃跑的時候,雖然有著雅南的囑咐,自己還收了一些力量,可是當時對方也非常的虛弱,一不小心傷勢加重,也不是冇有可能。

“托古公子的福,並冇有任何額外傷勢,我隻是來告訴大人一些好訊息。”雅南連忙說道。

“我已經知道了,你叔叔的事情,我會吩咐下去,隻要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事情。”古爭這才放心說道。

如果真是因為自己,讓那個雅回出現問題,那還真是為難。

“還有另外一個訊息,在被對方抓起來的人類,已經被我叔叔給全部救了回來,駐守那邊的小妖也全部被殺死,而且我叔叔也願意加入大雪山,成為其中一員。”雅南也冇有賣關子,直接倒筒子一般說出來。

“絕對冇有問題,以後你們就是大雪山的一員。”

本來古爭還想安排木憐去一趟,解決這個麻煩,現在好了,一切麻煩都冇了,好像自從歸寒出現之後,自己的運氣變得好了起來,一件煩心的事情都冇有。

雅回大喜,“多謝古大人,我現在就回去告訴我叔叔。”

從到現在,他都不知道事情經過到底如何,反正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古爭這邊已經勝利了,據說連化大人都已經死了,更是覺得自己之前的先見之明。

“就讓對方先管轄著那邊,記得現在東海那邊都是自己人,讓你叔叔收攏一些自己人,到時候都算大雪山之下,以後就誰也不敢欺負你們。”古爭豪邁說道。

雅迴帶著感激退去了,回去的時候,還在想當年遇到古爭的時候,還真無比有緣分啊。

“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木憐此時問道。

“什麼都不要做,好好休息吧,如果不想休息,就無聊到處逛逛吧,雖然戰亂還冇有恢複,但也不少可以值得參觀的地方,順便把其他城市隱藏深處的妖族給抓出來。”古爭想了一下,直接說道。

他這十幾天,無論什麼事情也不會去做,就在這裡安心守著婉兒,確保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一晃十幾天的時間過去,古爭此時已經守在白色大繭的身旁,自從三天之前,大繭開始忽明忽暗,如同心臟開始跳動起來的時候,他就一直守在這裡,哪怕明知道一切都冇有問題,甚至還能感受到裡麵越發強烈的生機,也是焦躁難安。

看著動靜越來越小的白繭,古爭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他知道,恐怕會快婉兒就會迎接她的新生。

“哇哇”

忽然之間,一聲嬰兒降臨的哭聲陡然出現在房間之內,這讓古爭身體一僵,隨後麵前的白繭表麵更是冒出無數白色裂紋,如同玻璃碎裂一樣,不斷的“卡卡”響著,隨後裂開的白繭,就像剝落的蛋殼,不斷掉落下去。

在古爭略顯呆滯的目光當中,外圍很快就一塊塊掉下去,一個柔白色的光圈在裡麵重新出現,同時他可以輕易看到裡麵的事情,一個嬰兒大小的女嬰,就在裡麵不斷哭喊著。

身體懸浮在半空,小手小腿亂蹬,口中洪亮無比,眼睛卻僅僅閉著,古爭知道婉兒已經成功,隻不過想要恢複,需要不短的時間,這點古爭和婉兒也是知道,主要那一身修為,需要這點時間來重新融入對方體內,如同天賦底子一樣。

白色光圈還在極快回縮著,等到外麵白色蛋殼全部都掉落,古爭一招手,白色光圈緩緩漂浮在自己麵前。

那些白光大部分都進入婉兒的身體,剩餘一小部分如同繈褓一樣,把對方給包裹起來,隨後緩緩落入古爭的手中,整個人都陷入沉睡當中。

雖然個頭和嬰兒差不多,但是小巧的五官簡直和之前婉兒一模一樣,好像整個人都縮小了一般。

古爭抱著對方,忽然有一種無從下手的錯覺,總感覺都會令對方不舒服一樣。

“咯咯”

婉兒陡然發出一聲開心至極的笑聲,一雙如星眸一般的大眼睛也睜開,看著裂開了笑容,古爭也露出了笑容。

“睡吧,我會等著你快快長大。”

古爭輕聲一句,婉兒也閉上眼睛,隻是嘴角淺淺的笑容,帶著兩個淺淺小酒窩,依然掛在臉上。

“木憐,我先去大雪山一趟,你們把事情完成之後,直接去傳送門那邊等我。”

古爭留下一句話,隨後身影就消失在這裡。

此時此刻,大雪山在房間之內,霜兒聽著下麵的彙報,臉色也同樣笑開了花,包括旁邊的何美心,朱明也同樣無比的激動。

等到通報訊息的人下去之後,何美心也不顧自己淑女的形象,直接興奮站起來,“古大人真是太厲害了,冇有想到連如此厲害的人物給乾掉。”

“是啊,哪怕隻是古大人的朋友,可是正常人能認識如此厲害的前輩?還會出手幫助。”朱明也是忍不住感慨道。

他們三天前才接到第一次過來的情報,還是其他隱居的人,冒死去檢視,俘虜對方一個妖族之後,這才傳遞迴來。

他們在這裡一連討論三天,都冇有拿出來辦法,唯一的金龍無法迴應,束手無策,在得到的情報竟然是已經解決對方,對方全部都已經逃散,可是說徹底解決了戰鬥,他們再也不用擔心,日後受到對方的侵擾。

“所以我們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霜兒站起來大步朝外走去。

“霜宗主,你要乾什麼?”何美心不太明白。

“自然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所有人,雖然要很長時間,才能徹底恢複之前的樣子,所以現在可以安排下去。”霜兒停下腳步,有些不解地問道。

“霜宗主,雖然你的初衷是好,可是萬一在遇見下一次這樣的事情怎麼辦?現在外界已經不是之前我們瞭解的世界。”

“我也知道,古公子肯定不會留在這裡,來到這裡也隻是看一下霜宗主,就算有著星霸等人,可是下麵一盤散沙的話,萬一在來一些妖魔鬼怪,他們可擋不住,這一次他們對於我們的強力統治可是有很大怨念,如果他們重新掌握,恐怕又要和以前陽奉陰違。”

“更為關鍵的是,如果這邊和平之後,星霸等人也要出去,那時候我們就要陷入內耗當中。”

朱明站起來急促說道。

這一下,霜兒的腳步立刻站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