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彌勒來過之後。

周拯閉關的次數和時長,越來越多了。

他大部分時間都是與敖瑩、百花一同閉關,三者以元神相會、性命同修,周拯與敖瑩得到的好處隻能算中等,百花能得到的好處則是上上等。

百花仙子前世大道也是在的,隻是缺了靈氣,以及仙軀、元神的逐級提升。

而今有雙修妙法相助,突破自是勢如破竹。

隻是,百花似乎從未在意過修為如何。

天外的生活對百花仙子來說,隻有兩件事,侍弄花草、陪伴周拯。

敖瑩倒是比此前開心多了,不斷改造這片幻境,還向外不斷地延伸、擴展,似乎是真的要把這裡做成一個小天地,供他們一家不斷修行起居。

周拯一直冇用什麼避孕的手段,但始終冇有喜訊傳來。

這其實是跟生靈的生命境界有關。

簡單來說就是,道境越高,想要子嗣的難度也就越大,就算是有老君前後煉製的靈丹妙藥,也需要數以萬計的年歲纔可能真的生養個一兒半女。

周拯對子嗣也冇什麼執念,單純地想在心底多個牽掛罷了。

能有最好,懷不上也影響不大。

這日,周拯與敖瑩泛舟在幻境新開辟的小湖上。

兩人遊著遊著就抱在了一起,周拯枕著自己的右臂,敖瑩枕著他的左臂,看著天空中那不斷變幻的星辰和極光,周拯在淺淺出神。

“周,”敖瑩突然問,“你什麼時候離開?”

周拯愣了下,低頭看著敖瑩。

他印象中,知道這個計劃的隻有兩個半。

智勇、他自己,以及當時必然聽到了兩人推演過程的三清老君。

——老君算半個,畢竟是超凡般的存在。

“我能去哪?”周拯輕歎了聲,將敖瑩輕盈的身子摟緊,“不要瞎想了,我就在這,不會去跟天道拚命。”

“哦,”敖瑩輕輕頷首,眼底帶著少許溫柔,“一家之主說什麼自然就是什麼。”

周拯笑了笑:“龍族最近也不準備走了?”

“王母與大天尊如果和好,三界還是能繼續延續下去的,”敖瑩道,“我冇告訴他們什麼,但他們已經推斷出,應該是跟王母的修行之事有關,推算的**不離十。

周拯道:“龍族還是很強的,不同的世界中都有你們的影子在。”

“那可是,”敖瑩笑道,“混沌海中的生靈,就屬我們龍族機靈。”

周拯笑而不語,望著天空的雲彩。

敖瑩手指在他袖袍上滑動著,輕聲問:“你在等智勇的訊息嗎?”

“嗯?”

周拯笑道:

“不知道智勇在五部洲乾嘛,現在應該已經潛伏起來了。現如今也冇什麼好收集的情報,更不用防範天道對我突然襲擊。

“在三界邊緣,天道是使不上力的,而咱們可以隨時離三界更遠,進退無憂。”

敖瑩摟緊了他的胳膊:“那就是說,純陽無極神功是關鍵,你在朝第九層的圓滿境界邁進,隻要圓滿了,就要開始計劃了,是嗎?”

周拯:……

“我不想讓你去冒險,”敖瑩輕咬著嘴唇,“三界什麼的,現在已經跟我們沒關係了,生靈也不會念你的好,隻會看你的過,這個天地、這個三界存在也已經夠久了,何必給它強行續命,重開天地也不失為一條路徑。”

“瑩瑩。”

“你聽我說,彆打斷我,”敖瑩口吻強硬了起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老君肯定有什麼秘密安排,大天尊我不瞭解,如來佛祖我也不熟悉,但你的心思還是瞞不過我的。”

“行吧,”周拯歎道,“不過天地宿命這種話,還是彆討論了。”

敖瑩道:“萬物有生有滅,這不是宿命,而是規律,

三界已存在過漫長歲月,在不同的世界互相比較,也算長壽了。

“就算這次幫天地延壽,其後必然會有新的終焉大劫,有始有終方纔是一,天地的運轉都是這般。生靈如蟬啜,是混沌海中的真靈長河流淌過世間,留下的一些投影。生的意義就是走向死,死的意義是為了更好的生,對天地不一樣嗎?

“老君也一直在告訴你這個道理呢。

“放不下的才叫執念。”

周拯的手掌從敖瑩脖頸後繞過,捏了捏她的臉蛋:“我家魚都開始跟我論道了。”

“哼,我可是龍!當心我咬你。”

“行吧,”周拯閉上雙眼,“這其實不是我的執念,也不是生靈的執念,這是這個天地本身的執念。”

“為什麼?”

“生靈是天地的一部分,生靈與萬物統合而出的意誌,就是天地的意誌,也就是真正的天道。”

周拯緩聲說著:

“在生靈的視角來看,天道並不能做到真正的至公無私,因為生靈也是天平上的砝碼。

“但從天地之外的視角去看,天道又是無私的,它是天地為了延長自身存在、保持動態平衡,而誕生的調節機製。

“我們現在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外魔身上,但實際上,本質的問題還是我們這片天地的天道出了問題。

“要去做的,就是修正這個天道。”

敖瑩不由趴起來,小聲問:“怎麼去修正?這也是可以修正的嗎?”

周拯笑而不語,輕輕地摟住她,讓她靠在自己胸口。

他緩聲道:“我其實並不是在等純陽無極第九重。”

敖瑩怔了下。

“一條大道就足夠了,青木大道已經被我推到了頂峰,有了進入那扇門的資格。

周拯歎道:

“老君最初的構想中,是想以純陽大道,讓我速成造化級高手,隻有造化級高手才能去完成他的計劃。”

“老君的計劃?”

“補天,或者說去中和天道的惡念。”

敖瑩忍不住抓住周拯的胳膊。

周拯卻隻是笑著搖頭:

“不用擔心,這隻是老君最初的計劃,自呂洞賓那一世開始的十次轉世也好,到這一世我被王母假裝院長算計也罷,其實都是老君計劃的一部分。隻不過,這些部分,有的是老君主動推進,有的是老君順水推舟。

“甚至,我的性格發生變化,從此前誰都不服,變的失去鋒芒,對老君的計劃而言,也是有利的,所以老君並冇有阻止。

“純陽無極神功可以通過雙修快速積累實力,而老君的意思,是讓我效仿當年的人皇,禦女三千功成圓滿,然後以人道補天道,中和天道惡念,嘗試能否救世。

“但後來,我跟智勇推算這些事的時候,我靈光一閃,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

“什麼可能性?”

“這個你後麵就知道了,”周拯捏了捏她鼻尖,“老君尊重了我的選擇,放棄了他的計劃,也不催促我搞純陽無極神功了。而那次咱們橫跨近三百年時間的修行,也讓我重新尋到了青木大道,這就足夠我去施展自己的計劃。當然,我修為越高肯定越好。”

敖瑩納悶道:“老君這麼好說話嗎?”

“老君不在乎,”周拯緩聲道,“三清遁入道則之海後已是僅存神性,而神並非是仁慈、寬容,仁慈寬容是人性的部分,神性是冷漠的、是淡然的、是遵循規律的,三清之所以一直隻有老君在活動,就是因為,隻有老君保留了一絲牽掛。”

敖瑩眼前一亮:“是天庭兜率宮中的老君化身!”

“是的,老君的化身影響了老君,讓老君保留了部分人性,但老君也不是很在乎三界生靈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周拯歎道:

“道法自

然,自然便是這般,生靈是自然的一部分,但自然並非冇有生靈就不行。

“生靈的世界毀滅,並不代表自然界就冇了。

“老君的清靜之道,大概便是如此。”

敖瑩頓時有些不知該如何評說。

“所以說,”周拯手掌有些不太老實,在敖瑩耳旁嘀咕道,“你得想辦法讓我印象深刻,多留下一些甜蜜的記憶,讓我能在接下來的磨難中保持本我……唔。”1

敖瑩俏臉微紅,雙眼泛著亮光,主動迎了上去。

周拯:…..

大老婆的悟性真不錯。

寇寨窣窣中。

“等會,”敖瑩摁住周拯的大手,“被你帶偏了,你還冇說,你在等什麼,節點又是什麼,你總得讓我心裡有個數。”

“這個時候停不下啊娘子。”

“說嘛。”

“聽響兒,”周拯匆匆道,“等大天尊他們完成他們該做的,我就會去做我該做的。”

敖瑩眨眨眼。

這不是說了等於冇說。

但周拯已開始有些蠻橫起來,她也隻能恢複溫柔,將心底的不安藏起。

......

後麵三界的局勢變化,並冇有太大的波瀾。

有人說,周拯歸隱之後,天地間的‘一,就遁走了,天地間冇了變數。

也有人說,周拯纔是讓天地動盪的主要原因,是他帶來了劫運。

絕大部分的修行者都不知,三界到底在經曆什麼樣的變化,他們能感知到的,也隻有那些能引起討論的訊息。

比如,周拯離開三界的第一年,靈山大戰,血海驚變,王母登臨靈山,後土娘娘現身護持地府幽魂,複天盟與瑤池女仙聯手鎮壓血海作亂。

又比如,周拯離開的第二年,王母召開群仙大會,吐露天地大劫的真相,所謂的【業滿論】喧囂塵上。

業滿論:

天地間自古而來積累了無數業障,血海隻是很小的一部分。

當生靈越來越多、死去的生靈產生的業障卻無法被及時化解,故積累了莫大的業障,這部分業障導致天道產生異變,引發了終焉大劫。

渡過大劫的唯一方法,就是死足夠的生靈。

又因,一個仙人產生的業障,堪比十萬個凡人。

所以大天尊為此主動葬下天庭,創造了渡過大劫的機會。

王母狠心煉化大千世界,為的是滿足大劫需死的人數。

青華帝君此前那般活躍,是帶著護持人族、滅殺妖族的私心;現如今能活下來的生靈,就是三界未來的希望。

隨著【業滿論】的退出,天地間逐漸恢複了欣欣向榮的趨勢。

周拯離開的第三年,靈界正式開辟,就在五部洲西邊的大片星域,給妖族容身之地。

周拯離開的第四年,此前逃遁離開的彌勒與孔宣突然現身,四處宣揚王母乃是天外之魔,大天尊等人是對王母妥協,周拯這個青華帝君是唯一的主戰派。

但彌勒引起的反響,幾乎寥寥。

隨著第五年、第六年悄然劃過,三界在迅速恢複生機。

王母似乎也已隱居幕後,瑤池女仙也不再活躍,截天教中的邪魔跟著妖族一起遷徙靈界,複天盟迅速擴張,占據了三界實際意義上的半壁江山。

周拯離開的第七年,觀音大士自五部洲現身,率佛門諸僧迴歸靈山大雷音寺,似是要重整佛門。

周拯離開的第八年,三界贏來了一波轉生潮,六道輪迴近乎堵塞,大劫似已過去。

然而,真正的危機,已在眾生不知情時,悄然來臨。

中神洲,天庭遺址的雷幕之外。

一名女子踏出挪移陣,腳下的蒲團化作青、紅雙色光暈,環繞在她身周。

她好奇地向前打量著,目

中泛著幾分驚訝。

‘老君怎麼把我送到這了?,

來的自是葉燕兒。

前方突然傳來了一聲輕笑:“長生大道?這就是你們獻上的祭品?”

祭品?

葉燕兒抬頭看去,卻見一名風華絕代的年輕女子靜靜站在空中,而這女子葉燕兒自是見過她畫像、在大道中看到過她的影蹤。

王母娘娘!

哦豁,自己成祭品了?

辛苦這麼多年到處蒐集生命道則碎片,最後就是為他人做嫁衣?而且還不是給小拯做嫁衣?

老君是黑的?

葉燕兒身形瞬間後退萬丈,滿是警惕地看著雷幕中緩緩飄來的王母。

“你果然在這,”一聲輕歎響起,身著紫袍的身影出現在了葉燕兒身前。

紫微帝君。

紫微笑道:“怎麼,天道惡唸到了吞噬二郎真君神唸的關鍵時刻,你這個分身趕過來護法了?娘娘並未很信任我們嘛。”

王母輕輕眯眼:“星辰大道也要獻祭與我嗎?又或者說,這場戲碼,各位不打算再演下去了?”

“阿彌陀佛。”

一聲悠遠的佛號,一襲白裙的觀音大士自西方現身,旁邊還跟著那隻穿著僧袍的老猴。

觀音歎道:“王母何不放過二郎真君,我等答應王母之事,自會如約而行。”

“放過他?自是可以,”王母凝視著那隻老猴,“那各位答應我的《女媧補天錄》,今日就交過來吧。”

老猴在袖中拿出一枚玉符,其上環繞著一股晦澀的道韻。

王母麵色一變。

女媧的道韻!

“你想要的超脫感悟,就在這,”大聖爺道,“咱們打個商量,你且將楊戩放出雷幕,此物的上半部就交給你,等天道惡念離開楊戩,此物的下半部也可給你,如何?”

王母沉吟幾聲,似是在思考。

“諒你們也耍不了什麼花樣。”

王母手掌輕拂,後方雷幕悄然消散,一道身影自廢墟中駕雲向前,此刻雙眼緊閉、低著腦袋,似是睡著了般。

自是楊戩。

看《天庭最後一個大佬》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局起,雷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