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1471章

-韓三千一笑:"我並不想怎樣,不過,我缺一個打雜的。"

聽到這話,魔龍之魂頓時一怒:"螻蟻,你放肆。"

"要不大家一起死好了,我無所謂,正如你說的,凡人一個螻蟻一隻。你呢?什麼龍皇之尊,魔者之尊,牛逼之類的更是一大堆,不過,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大家一起困在這好了。"韓三千無所謂的道。

"你這無恥之徒……"魔龍之魂氣的咬牙切齒。

"彆怪我不提醒你哦,不管怎麼說,我是在我的體內,雖然外麵的人一時之間可能發現不了什麼異樣,或者不知道該怎麼幫我。可是時間一久了,誰又說得準呢?隻怕我等的起,而你等不起哦。"韓三千說完。輕輕一笑,也不廢話,身體微微一收,索性淩空而坐。

接著。韓三千打了個哈欠,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樣,似乎隨時還準備躺下睡上一覺。

魔龍之魂卻哪有那麼悠閒,氣的簡直快要抓狂。

他突破不出去,本就惱怒,如今韓三千的話更是火上澆油。

"螻蟻,你如此之賤,我殺了你!"

話音一落,魔龍之魂手中便釋放一道黑氣猛然朝著韓三千襲去。

"砰!"

隻是黑氣一碰到韓三千,韓三千身上頓時便閃過一道金光,下一秒,黑氣直接消散。

"什麼?!你這該死的螻蟻!"一擊失敗。魔龍之魂惱怒不已。

金身之光的光芒,不僅上空有,韓三千這小子的身上,也有!

韓三千微微一笑,看了眼照耀在身旁的金光,悠閒無比,道:"你不知道老是動不動生氣,是很傷肝火的嗎?"

"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畢竟,你要是不試圖占據我的身體,觸發金身守護,在這完全由你操控的夢境裡,我還真的隻能等死。"

"不過,可惜啊……"韓三千吧唧吧唧嘴,那臉上賤賤的模樣,讓魔龍之魂看的恨不得將這傢夥生吞活剝:"不管怎麼說謝謝你了,我現在感覺很舒服,很安心,我也很疲憊,我先睡一覺。"

韓三千說完。還真的把眼睛一閉,索性睡了起來。

魔龍之魂氣的半死,在自己麵前如此公然睡覺,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他活了幾十萬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古往今來,無論是誰,哪個不會嚇的屁滾尿流?即便是各方大神,也是如臨大敵,緊張萬分。

偏偏,今日卻在這一個螻蟻身上翻了船。

強烈的自尊和孤傲讓魔龍之魂極冇有麵子,但他也清楚,他拿韓三千冇有任何辦法。

夢境之中,他能控製一切,但偏偏。這金身保護卻是從身體上的根本,直接被觸發出來的,根本無法控製。

可偏偏,這道金身之光還異常壓製自己。

"好啊。要死便一起死,我魔龍活了幾十萬年,早就活膩了,我會怕了你這個小子不成?"魔龍之魂深呼吸了一口,緊接著他也坐了下來,微微盤腿閉眼,跟韓三千耗上了。

一人一魂,就這樣一個睡,一個坐。

而外麵的藍山之巔,此時卻是忙的暈頭轉向。

一幫高手全被震飛打傷,陸若軒和陸若芯也身負重傷,唯獨隻剩陸無神,一直都在堅持。

但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即便強如陸無神,也實在難以支撐,豆大的汗水不停滴落,但隻要他稍微一鬆手,韓三千的身體便會慢慢不斷的朝著紅光上空緩緩飛去。

冇辦法之下,他隻能強撐著。

"再這樣下去,爺爺會受不了的。"陸若軒急得不得了。

"快叫老爺子住手吧。"陸永生也急忙道。

真神對於任何一個家族有多重要。已經不言而喻,扶家和他們的區彆,便是最簡單的例子。

陸若芯麵色微急,一時間也不知所措。

放棄吧。韓三千的身體便會隨紅光飛入雲霄,後果怎樣無人可知。

可不放棄吧,陸無神顯然已經難以支撐。

遠處,王緩之早就看的眼睛都直了,不由喃喃而道:"看來這魔龍確實是非凡之物啊,韓三千僅僅是吸了魔血,便震得藍山之巔高手儘退,即便是陸無神。也快支撐不住了。"

"這魔龍乃是上古之物,自然非比尋常,若是那麼好對付,又何必等到今天。"敖世淡然而道:"若非被神之枷鎖壓製。連我和陸無神都冇有把握可以和他鬥,這小子卻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哼,撐英雄必然會付出代價的,眼下這小子。便是自討苦吃。"葉孤城冷聲嘲諷道。

任何貶低韓三千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他的自尊心和傲慢,也不允許他放過。所以即便是敖世等人說話,他也忍不住不顧場合和身份插嘴。

王緩之頓時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強壓心中的怒火,儘量理順後。這才輕聲問道敖世:"敖老,那依你之見……"

"陸無神救不了他。"敖世輕聲笑道。

"真的嗎?"王緩之頓時一喜。

"魔煞之氣實在太重,以陸無神一個人的力量,倒並不是不可以支撐。畢竟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真神,不過,這可能需要他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敖世道。

"陸無神不會願意的吧,如今我們永生海域和藥神閣如此之強,他又怎麼會隨便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呢。"王緩之笑道。

"他自然不會願意。"敖世輕輕一笑。

聽到這話,王緩之安心不少,如此一說,韓三千將會必死無疑。這倒也好,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看那小子死。

這便是報應,讓那小子幫著陸若芯搶什麼神之枷鎖!

"那便是太好了。"王緩之高興道。

"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看到王緩之笑顏大開,敖世頓時不滿的皺眉道。

這突然一問,直接就把王緩之給問懵了,韓三千死,等同於一個大威脅消除了,也自然不需要拉攏他了,難道這不是好事嗎?

"哼!"敖世無奈的搖搖頭:"迂腐之物,我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韓三千死,跟我過去救人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全部呆住。

救敵人?這是什麼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