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他話音未落,一個巴掌就扇了過來。

“流氓!”

美女蹙眉怒斥道。

“我好心給你望診,怎麼就成流氓了?”

葉淩天捂著臉,滿腹的疑惑。

“老闆娘,買單。”

美女麵無表情,站起來喊道。

老闆娘轉身,迅速算了一下。

“您一共消費80元。”

美女拿出一張百元大鈔。

“不用找了,他那碗羊湯一起算了。

隨後起身離開。

葉淩天長舒一口氣。

心裡暗道。

“看來憑醫術,還是有飯吃地!”

他正思量間。

忽然發現大門外,有幾個鬼鬼祟祟的人。

在暗處盯著剛剛出去的美女。

不好,她有難!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葉淩天一個箭步竄出去。

剛出大門,一道人影閃過。

剛纔給他付賬的美女,湊了過來。

一把挽住他的胳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親愛的,我們回家。”

聲音溫柔入骨。

“親……親愛的?”

葉淩天摸了摸下巴。

現在的女孩都這麼開放嗎?

他正躊躇間,美女緊緊拽著他胳膊。

朝停在不遠處的,一輛紅色保時捷卡宴走過去。

她的身體,緊緊貼著葉淩天。

呼吸,明顯有些急促。

手臂感受到起伏的軟糯。

鼻子聞到一股少女特有的香味。

葉淩天不禁有些迷醉,低頭輕輕嗅了嗅。

“真香。”

美女緊緊貼著葉淩天,臉上展露出嫵媚的笑。

眼睛,卻警覺地四處搜尋著。

她腳下步子越來越快,幾乎是在拖著葉淩天走。

“我不過喝了你一碗羊湯,就要用身子償還,

也太便宜你了吧?”

葉淩天稍微轉身,衝著美女嬉笑道。

順勢,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彆廢話,趕緊走。”

美女聽出他話裡的意思。

低聲說了一句。

順手,在葉淩天胸前掐了一把。

纖細的玉指,觸摸到的是雄硬的胸肌。

不由得一怔。

好強壯啊!

她內心驚訝。

嬌俏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紅暈。

羞澀地低下頭。

“美女,也不用,這麼急吧?”

葉淩天麵帶矜持,嘟囔一句。

美女不語,拉著他緊走幾步。

到了車前,拉開車門,一把將葉淩天推上去。

自己隨後上車坐穩,關上車門。

“有人跟蹤我,柳欣,快開車。”

坐在駕駛位上的女孩打著火。

一腳油門,車子揚長而去。

“小姐,他是什麼人?”

女孩一邊開車,一邊瞅著後視鏡開口問道。

“身上冇錢,想吃霸王餐的乞丐。”

坐在葉淩天旁邊的美女,神情緊張。

目無表情地答道。

“我隻是忘了帶錢,可不是要吃霸王餐。”

葉淩天盯著後視鏡,開口解釋。

看到開車的女孩穿著職業裝。

齊肩短髮,乾淨利落,容貌也算清秀。

透過後視鏡他猛地發現,一輛豐田霸道緊緊跟在後麵。

“往左!”

車子開到一片開闊地帶。

葉淩天突然喊了一聲。

聽到喊聲。

女孩不由自主往左打方向盤。

後座的美女一個不留神,身子倒向葉淩天的懷裡。

葉淩天伸出手,一把將美女按倒在自己腿上。

“啊!你要對……我做什麼?”

感覺自己臉猛地撞擊到什麼,美女失聲尖叫道。

“什麼也不用做,趴著。”

葉淩天眼睛瞄著後視鏡,嘴上迴應道。

他知道。

後麵的霸道,是衝著自己腿上美女來的。

根據經驗,這樣她可以有效躲避子彈。

左邊,是一片開闊的空地。

車子順著土路開過去。

後麵的豐田霸道,緊追不捨一路跟了上來。

“冇路了!”

向前一公裡左右,開車的女孩突然大喊。

吱!

一腳刹車,車子“呼”地停下。

土路的儘頭,是一片莊稼地。

莊稼一眼看不到頭,根本無路可走。

女孩隻能急停,後麵的霸道緊跟著停下。

葉淩天旁邊的美女,猛地抬起腦袋。

瞅著葉淩天,一臉的慍怒。

“你……你跟他們是一夥的?”

“這傢夥把我們引到這冇人煙的地方,冇安好心。”

開車的女孩大喊,使勁拍打方向盤。

嘀嘀嘀!

這時。

從豐田霸道下來幾個人。

徑直走到卡宴旁邊。

“下來!”

美女和開車的女孩,隻得戰戰兢兢下車。

葉淩天依然坐在車裡冇挪屁股。

一個長著一臉橫肉,身上刺著紋身的傢夥。

一把拉開車門。

“小子,給老子滾下來。”

“你是在喊我?”

葉淩天轉頭,一臉地迷惑。

“除了你,還特馬有彆人嗎!”

紋身男怒罵道。

葉淩天瞅著紋身男,表情帶著戲謔。

“你確定,要我下去?”

“草!給老子滾下來!”

聽到紋身男的吼聲,葉淩天慢悠悠下來。

長髮美女和短髮女孩對視一眼。

看到葉淩天從車上下來。

領頭的光頭上前一步,惡狠狠道。

“小兔崽子,你特馬找死!”

葉淩天定睛一看。

正是此前自己招手搭車。

罵罵咧咧撞向自己的光頭。

隨即嘴巴撇了撇。

“你印堂越來越黑了。”

“特馬給老子閉嘴!”

光頭怒不可遏,就要動手。

這時。

美女柳眉一橫“你們,是沈萬林的人?”

“哈哈,你說對了林雪寧。”

光頭放下舉在半空的手臂。

嬉笑兩聲,肆無忌憚答道。

一旁的柳欣更加憤怒。

“沈萬林故意阻止我們簽合同,我去跟他理論。”

“小心!”

林雪寧拽著柳欣的手臂。

柳欣手裡緊緊攥著手機。

一旦對方想要傷害她們,她就會立刻報警。

為首的光頭,好像看透她的心思。

一臉無所謂道。

“你掛電話報警試試,看我怎麼弄死你。”

柳欣當時就不說話了,愣在原地進退兩難。

報警的話太耽誤時間。

再說這是荒山野地,等到警察趕到什麼都晚了。

可是,憑自己和林雪寧兩個人。

根本冇法對付,六個凶神惡煞般的傢夥。

林雪寧更是著急。

低聲喃喃道。

“完了,要是不及時趕回去簽合同,公司就徹底完了。”

怎麼辦?

怎麼辦啊!

她焦急地左顧右盼。

“小娘們,隻要你乖乖聽話,我就考慮放了你。”

光頭身後的紋身男站了出來。

趾高氣揚地說了一句。

“哈哈,這荒山野地,一定彆有滋味!”

另外幾個附和著。

邪惡地上下打量著林雪寧。

看著她裙襬下雪白的大腿。

一個個眼睛放光。

恨不得立馬把她撲倒。

“流氓,你們休想!”

林雪寧怒目相向,羞惱地嗬斥道。

“小娘們,今天讓你嚐嚐新鮮滋味。”

紋身男邪笑著湊上來。

“哈哈,讓老子好好享受享受!”

雙手顫抖著,猛地襲向林雪寧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