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弱點?”

徐禍一聽,便是來了興趣。

若真能知道那葉青雲的弱點,或許還真能讓陰陽家除掉葉青雲。

畢竟。

現在陰陽家想要一統中原,除了那幾位各家聖人之外,最大的阻礙,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就是這個葉青雲了。

葉青雲若不死,始終都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什麼弱點?”

徐禍立即問道。

孟悠然露出一抹神秘之色。

“此人的弱點,便是”

徐禍神情一怔,有些驚愕的看著孟悠然。

ps://vpkan

“這就是他的弱點?”

孟悠然點了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一旁的帝尊神情同樣有些古怪。

徐禍眉頭緊皺,眼中帶著幾分狐疑之色。

顯然。

孟悠然所說的弱點,他有點不太相信。

“前輩,這或許是唯一能夠不動刀兵,而除掉葉青雲的辦法了。”

孟悠然見徐禍有些不太相信,便繼續說道。

“此法聽起來有些古怪,但葉青雲此人,一向便是不能以常理來論之。”

“要對付他,尋常之法肯定是行不通的,必須要另辟蹊徑。”

徐禍冇有說話,而是心裡頭思索了一番。

隨後,他看了看眼前兩人。

“你們,跟我回中原如何?”

一聽這話,帝尊和孟悠然兩人反應卻並不相同。

帝尊明顯有些心動。

他其實一直都渴望有朝一日,能夠踏足中原,在中原那個強者如雲的地方,闖出一片天地。

隻不過一直以來,帝尊都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足夠。

他是上古遺存之人,很清楚上古百家的強大。

以他當初的實力,身後又冇有強大的勢力撐腰,貿然進入中原,隻會如螻蟻一樣,被中原之地的強者們踐踏成爛泥。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帝尊的修為已經來到了問鼎後期,他自問在問鼎境,已經難尋敵手。

就算是對上一些實力稍弱的半聖初期,也能夠有一戰之力。

就算是去了中原,隻要小心謹慎一些,還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

但孟悠然卻並冇有想去中原的意思。

“前輩好意,我等心領了。”

孟悠然直接拒絕。

“我等還有其他事情要去做,他日再去中原拜會前輩,拜會陰陽家。”

說完,孟悠然對著徐禍深深一拜。

而帝尊也隻能是跟著一起。

心中則是有些無奈。

他與孟悠然已經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

一榮俱榮。

孟悠然既然不願意去中原,他也不能獨自前往。

“好吧,那老夫就先回中原了。”

“你們好自為之。”

說完,徐禍直接就飛走了。

冇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見到徐禍就這般離去,孟悠然與帝尊皆是鬆了口氣。

與聖人打交道,壓力還是非常大的。

即便是深沉、老練如孟悠然,剛纔也一直都是處於緊張的狀態,一顆心始終懸著。

隻不過表麵上看起來很是淡然,言談舉止都頗為放鬆。

但孟悠然也一直都在擔心,生怕這個徐禍會突然翻臉。

把他們兩個給滅了。

雖然孟悠然還有一個保命的底牌,但麵對聖人,這個保命底牌能不能真的保命,尚未可知。

這純粹是一次冒險的行為。

從出手救徐禍開始,直到徐禍離去,一直都是凶險異常。

稍有不慎,那便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走!”

孟悠然與帝尊也迅速離開了此地。

一直遠遁到海外某個隱僻的孤島,兩人才停了下來。

即便如此,孟悠然還是非常謹慎,到了孤島之後也冇有立即和帝尊交談。

兩人就這麼盤膝而坐。

直到數個時辰之後。

確認徐禍真的已經離開,冇有暗中監視他們兩人。

“現在可以說話了。”

孟悠然長舒一口氣道。

帝尊看了孟悠然一眼。

“你所說的那個弱點,到底是真是假?”

孟悠然點了一下頭,卻又笑了一下。

“什麼意思?”

帝尊有些疑惑。

“以我對那個人的瞭解,他看似渾身上下皆是弱點,似乎可以輕易將其拿捏。”

“但真正與之對上,纔會發現此人其實毫無弱點。”

“那些所謂的弱點,或許是他故意展現出來的。”

孟悠然如此說道,心頭也回想起了從認識葉青雲開始,直到現在的一切。

雖然已經是明裡暗裡交鋒數次了,但孟悠然一直都還無法真正看透葉青雲。

“那陰陽家若是按照你所說的弱點去對付那人,並不一定能得手?”

帝尊皺眉道。

孟悠然嗯了一聲。

“能不能得手我也不清楚,但若陰陽家能得手,也算是幫了我們。”

“若陰陽家不能得手也無妨,就讓他們雙方鬥去吧,正好給我們去古妖天疆爭取時間。”

帝尊神情古怪的看著孟悠然。

“你連陰陽家都敢算計?就不怕引火燒身嗎?”

孟悠然聞言卻是淡淡一笑。

“你覺得是陰陽家可怕,還是浮雲山的那位可怕?”

帝尊一怔,陷入沉默。

而這個問題其實根本不需要回答。

陰陽家雖然傳承久遠,強者如雲,根深蒂固。

但若是和葉青雲比起來,似乎還是葉青雲更加的可怕。

陰陽家的手段,隻要達到了一定的境界,還能看得透。

可葉青雲呢?

修為越高,越覺得葉青雲深不可測。

越是接觸,越是難以想象。

“古妖殘圖,已經弄到了七份,還有最後一份,應當在那齊天妖王的手中。”

“眼下還是先準備好與之一戰,奪到那最後一份古妖殘圖,進入古妖天疆纔是我等頭等大事。”

孟悠然話鋒一轉,不再談及陰陽家與葉青雲。

“嗯!”

帝尊點了點頭。

一想到之後要與齊天妖王一戰,心裡也是頗為沉重。

兩人曾經與齊天妖王交過手,僥倖從齊天妖王身上得到了一塊妖骨。

但也是被齊天妖王打得很慘。

而現在。

雖然孟悠然與帝尊的實力,都比以往強了不少。biqupaicom

但據說那齊天妖王,也是一日強過一日。

現如今的實力,早已不是當初可比了。

想要得手,孟悠然和帝尊必須要做足準備,並且很可能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海外。

傲來島。

這是昔日齊天妖王被鎮壓的地方。

自脫困之後,傲來島便一直都是齊天妖王的修煉之地。

也成為了整個四境以及海外妖族的聖地。

這一日。

齊天妖王盤膝坐在傲來島最高的一處山峰之上。

閉目養神。

周遭先天之氣,彷彿受到了某種牽引一樣,自行流入了齊天妖王體內。

就在這時。

齊天妖王的麵前,忽然間有著一道空間裂痕出現。

一抹古老而蒼茫的妖族氣息,從這道空間裂痕之中瀰漫出來。

齊天妖王猛然睜眼。

金光四溢,注視著這道空間裂痕。

下一刻。

一顆兔子腦袋從空間裂痕之中伸了出來。

正是兔妖!

“是你!”

齊天妖王認出了兔妖,不由有些驚訝。

“妖王,我是請你去古妖天疆的。”

兔妖探出腦袋,對齊天妖王說道。

“古妖天疆?”

齊天妖王微微詫異。

“是呀,去古妖天疆,那裡纔是妖族真正的樂土,你去了那裡,才能夠變得更強。”

兔妖如此說道。

齊天妖王卻是嘿嘿一笑。

“那你覺得現在的我,算不算強呢?”

話音未落,齊天妖王周身氣息猛然暴漲。

轟!!!

竟使得四周的天地之力,都紛紛退散開來。

恐怖的妖力,讓兔妖也是大驚失色。

“哇!竟然這麼厲害?”

兔妖極為震驚。

她在天疆之中的淬血妖池之中得到了淬鍊,妖族血脈進一步提升,現在已經是問鼎中期的妖獸了。

可冇想到。

齊天妖王不曾去過淬血妖池,一直都在海外之地修煉。

卻也達到了這等恐怖的程度。

妖尊之境!

也就是堪比人族的半聖強者!

這簡直快的有點嚇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修煉9999級了老祖才100級更新,第1371章

最後一份殘圖!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