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入戲 >   第1161章 好算計!

-

看著眾人的疑惑,趙錚緩緩搖了搖頭。

又伸手一指前方。

關隘之城前,烈火燎原,即便到了此地,四周也依舊有接連不斷的炮火轟鳴聲響起。

南越大軍陣營中,更是有相當一部分人馬,被烈火吞噬其中。

“你們看,現在咱們引爆了轟天雷後,的確是波及到了南越大軍。”

“這一戰,我們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便殺了至少四五萬的南越賊人。”看書喇

“可是,陳虎象麾下所率領的大軍,足足有著三十萬人馬。”

“他們的弩炮,更是可以與我們大盛的迫擊炮和紅衣大炮一戰。”

趙錚緩緩解釋著,目光玩味。

可聽著趙錚的話,四周眾人卻仍舊是充滿了疑惑。

南越賊人的確是有著這般實力,可這又與眼下的狀況有什麼關係?

隨即,他們便又聽趙錚的話音響起。

“試想,若本王此行率領大盛禁軍一路殺到關隘之城下。”

“以咱們的人馬與火力,真要是全力轟擊……”

“這座關隘之城,即便再怎麼牢固,當真能夠撐得住嗎?”

說話間,他的目光似是不經意地瞥了眼上川清漪。

上川清漪心頭頓時一顫。

她作為東島王,對於這座關隘之城的情況自然是清楚。

雖說這座關隘之城乃是由巨石堆砌而成,放在以往,除非強行攻破城門,否則,大盛禁軍縱使付出再多的人馬,也難以攻破此地。

而現在的大盛禁軍,在迫擊炮和紅衣大炮的加持下,卻足以將整座關隘之城都夷為平地。

這便是大盛禁軍當下炮火的力量。

在大盛禁軍麵前,除非是現在這般,南越的兵馬遠超大盛禁軍。

否則,根本不可能戰勝大盛!

而一旁,葉夢寒思索著,眸光一閃。

“若是我們大盛禁軍全力攻擊這座關隘之城,那麼,即便是南越大軍強行與我們一戰。”

“即便是他們有著弩炮,可以與我大盛禁軍的炮火稍作匹敵。”

“可在盛王殿下麵前,南越賊軍最終的結果,也隻能是與這座關隘之城一同化為焦土。”

“就連那陳虎象,也絕對難以逃離!”

這便是按照趙錚所說,將戰鬥一直推演下去的結果。

南越三十萬大軍的兵力,放在先前,的確是難以消滅。

可現在趙錚率領大盛禁軍趕來,兵力已經遠超南越了。

兩軍在此一戰,南越必定全軍覆滅。

而大盛這邊,是否會損失慘重,還得兩說。看書溂

四周眾人也都明悟了過來。

商聖公拳頭一攥,憤然開口。

“難怪咱們要一路追擊到這裡,本該是與南越賊軍進行生死一戰的。”

“這一戰,咱們不見得就會損失慘重。”

“迫擊炮和紅衣大炮,仍舊是要超越南越的弩炮。”

“但現在……”

說到這,他扯了扯嘴角,看著關隘之城的目光中,滿是殺意。

趙錚緩緩點了點頭,又伸手指向前方。

“現在,南越大軍可都已經逃到了咱們的炮火所無法波及到的範圍了。”

“而且他們還在繼續逃離著,要進入關隘之城。”

“反倒是咱們麵前,這片火海成為了我們的阻礙。”

“接下來,即便是火海熄滅,咱們再去殺向關隘之城,隻怕也來不及了。”

這麼久的時間,足夠南越大軍做好一切的佈置了。

大盛禁軍已經來不及再全部殲滅陳虎象所率領的南越大軍了。

這下子,四周眾人全都明白了過來。

他們幾乎是不約而同地看向前方的關隘之城,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抹濃濃的忌憚。

林俊義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

“所以,陳虎象從一開始,讓南越大軍丟下這些轟天雷。”

“不是為了用轟天雷阻止我們大盛禁軍追擊,而是企圖讓我們引爆這些轟天雷。”

“從而使得他們可以藉著這團火海,足以撤離此地。”

“為此,他們可以不顧我們引爆轟天雷之後,同樣會波及到他們的南越大軍。”

但他也明白,相比起南越大軍當下四五萬人馬的損失,真正的主力軍才更為重要。

而這麼點損失,自然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了。

“呸!”

商聖公狠狠吐了口唾沫。

“這陳虎象還真是夠狠的。”

“手底下的大軍性命,他都不管不顧。”

“可是……”

但說到最後,他的聲音也逐漸消停了下去。

即便再怎麼說,陳虎象的決策,也是絕對正確的。

真正要與大盛禁軍正麵一戰,南越最後隻會全軍覆冇。

而現在,陳虎象卻直接避開了這一戰。

眾人都是一陣默然。

看著眼前的烈火,他們縱使再怎麼無奈,卻也冇有辦法。

這一戰,本可是大盛禁軍的一場大勝利。

但現在,卻隻能以草草殺了南越四五萬人馬告終。

畢竟對於大盛而言,南越賊軍百萬,實在是太多了。

這還是冇有算上北原一國的情況。

半晌,葉夢寒又看向趙錚,沉聲詢問。

“殿下,那我們接下來該當如何?”

“南越賊軍已經奪占了我們大盛東南沿海。”

“我們是該繼續堅守此地,還是如何?”

事已至此,他們也隻能迅速冷靜下來,處理眼下的事態。

仔細想來,東南沿海那邊的戰況,實在是不容樂觀。

而眼下隻殺了南越四五萬人馬,絕對不足以彌補大盛現在的損失。

四周眾人心頭也都是一片沉重。

東南沿海已經失守了啊。

而此地,對於大盛而言,其重要性自是不言而喻。

自此之後,南越可以憑藉東南沿海作為據點,隨時進攻大盛中原之地。

而且,南越在東島的這些人馬,更是可以雖是能夠進攻大盛與東島的接壤之地。

大盛禁軍也斷不可能,一直在此處堅守。

否則,顧此失彼。

一旦南越賊軍從東南沿海進入了大盛中原之地。

那對於大盛而言,絕對是一場極為巨大的損失!

漸漸的,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趙錚的身上,等待著趙錚的決策。

現在,能夠應對眼下狀況的,也就隻有將一切全部交付在趙錚身上了。

然而,自趙錚的臉上,他們卻隻能看到一片平靜。

大神趙錚林芷月的盛天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