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943章

-

[]

第943章

“我,我,我”林劍石不敢再看金燦兒一眼了,他“我”了半天以後,突然轉過身就跑了。

“彆跑啊,你還冇告訴我高隊長的屍體在哪裡呢!”我向前追了幾步,可是林劍石可是保鏢出身,我哪裡追的上他,一眨眼的功夫,這林劍石就消失在了巷子之中。

我還要追的時候,金燦兒喊住了我,說道:“劍青哥,彆追了!”

我停了下來,回頭疑惑的望著金燦兒。

金燦兒說道:“林劍石這人,不想說的事情就算是打死了他也不會說,我們先去藥鋪子拿東西,回頭到了家裡,我再想辦法問他!”

我知道現在追林劍石也確實追不上,就同意了金燦兒的話,帶著金燦兒朝著天醫鋪子的方向走了去。

天醫鋪子兩邊都是明清時期的房子,古色古香,十分的有韻味。

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這巷子下麵的青石板全都是潮濕的青苔,稍有不慎,就容易滑倒。

“這巷子真漂亮,有幾分像我去過的臨川牡丹亭呢!”金燦兒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邊,一邊環視著這巷子之中破敗古老的房子,一邊回憶的說道。

說完,金燦兒抬起頭望著我說道:“你知道湯顯祖的牡丹亭嗎?”

我從小就跟在奶奶的身邊學習風水術法和天醫之道,其他的東西我一概不知,也不感興趣。

就在這古色古香的巷子之中,金燦兒突然輕聲念起了詩詞來:“驚覺思不露,原來隻因已入骨“

金燦兒聲音本來就很好聽,念起詩來,更是十分的好聽,我不由的有些陶醉了起來。

但是當我聽到金燦兒下一句詩詞的時候,全身上下就冒起了一陣涼意。

“情不知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以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不等金燦兒把後麵的詩詞唸完,我直接唸了出來。

“咦,你不是不知道湯顯祖的牡丹亭的嗎,怎麼會知道後麵的題詞?”金燦兒好奇的朝著我望了過來。

這首詞昨天晚上胡慈靜附身在金燦兒身上的時候,就念過了,之前我還不在意。

直到剛剛金燦兒再次把這首詞唸了出來以後,我這才意識到,昨天晚上胡慈靜唸誦這首詩是有深意在裡麵的。

“這首詞講的是什麼故事?”我冇有回答金燦兒的疑惑,而是問金燦兒關於這首詞背後的故事。

我隱約間又一種預感,這首詞之中,一定有金家現在這麼多謎團的線索在裡麵,很有可能這首詞就是解開金家一切謎團的鑰匙。

“這不是詞,是古典戲劇名作!”金燦兒疑惑的望了我一眼,說道:“你都會念這戲劇了,還不知道這是戲劇嗎?”

“和我說說吧,這戲劇大概講了一個什麼樣的故事!”我說道。

金燦兒愣了一下,不解的望著我,說:“不去拿藥了嗎,妹妹還在家等著我們呢!”

“這很重要,或許能夠徹底解決金家的問題!”我嚴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