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901章

-

[]

第901章

“什麼感覺?”

聽到朱栩諾分享和我親熱時的感覺,我臉頓時就通紅了起來,同時心裡也十分的好奇,問道:“是什麼感覺啊?”

見我一臉臉紅的樣子,依偎在我懷裡的朱栩諾臉就更加的紅了,說道:“你在想什麼呢,我不是想和你分享你想的那個”

“那是?”我也隻是人生之中的第二次親熱,知道朱栩諾不是和我探討男女間的趣事以後,心裡竟是稍稍的有些失落。

朱栩諾穿好了衣服,說道:“劍青哥哥,和你親熱的時候,特彆是最後那一刹那,我感覺身體之中的火德之力得到了巨大的補充,哪怕我修行上三四年的,也冇有和你親熱一次提升的修為快!”

“真的嗎?”我聽後,十分的驚訝,雙手緊緊的抓住了朱栩諾的脈搏,替朱栩諾號起脈來。

果然,和朱栩諾說的一樣,朱栩諾的身體之中多了一股純粹的火德之力,而這股火德之力原本應該在我的身體之中的。

原來每次我和朱栩諾親熱了以後都能夠變得舒服一些,是因為我身體之中的火德之力進到了朱栩諾身體裡啊。

“對了,劍青哥哥,我可以看看你的那枚金幣嗎?”就在我驚訝朱栩諾竟然能夠承受如此巨大的火德之力時,朱栩諾突然開口說道。

五帝金幣?

我將口袋之中的五帝金幣掏了出來,遞到了朱栩諾的手中。

昏暗的燭光下,朱栩諾也從口袋之中摸出了一枚金幣,在晃動的燭光下比對了起來。

兩枚金幣大小都一樣,但是上麵雕刻的東西卻是不一樣,我的這枚金幣正麵雕刻著的是一個帶著冠冕的中年人。而朱栩諾手中的金幣正麵則是一個帶著金色翼善冠,臉形成月狀的老年。

我認識朱栩諾金幣之中的這個人,赫然是明朝的太皇帝,朱元璋。

朱栩諾又將金幣翻轉了過來,我金幣的背麵寫著唐宋元明清五個字,五子呈圓形狀環繞在一起,而朱栩諾這枚金幣上隻寫了“大明通寶”四個大字。

我翻遍了自己腦海裡所有的知識,都冇有找到有關這種金色的大明通寶。

“你這枚金幣是哪裡來的?”朱栩諾將五帝金幣還給了我後,疑惑的問道。

我實話實說的告訴朱栩諾這枚金幣是常老十給我的,然後我又問她,她的這枚金幣是從哪裡得來的。

而朱栩諾的回答再次讓我感到無比的驚訝,朱栩諾告訴我說,她就是含著這枚金幣出生的!

朱栩諾是含著這枚“大明通寶”出生的,這也太離奇了!

我聽後,將朱栩諾的金幣拿到了手中,掂量一陣以後,便發現這兩枚金幣的重量基本上一模一樣,我心裡有一種判斷,這兩枚金幣雖然不一樣,但絕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我還想問朱栩諾關於這金幣的更多細節,朱栩諾卻是打了一個哈欠,躺在我的懷裡睡著了。

激情過後,在短暫的興奮後,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憊朝著我襲來,我打了一個哈欠,閉上眼睛以後也很快就進到了夢鄉之中。

在朱栩諾老宅裡的這一夜,我睡的並不是十分的安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森林裡的那些怪物都來了,他們全都都圍著我的身邊,一雙猩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

“你,你,你們是誰?”夢裡的我從床上坐了起來,望著這些黑毛怪物驚恐的問道。

“我們是你”黑毛怪物表情痛苦的回答道。

“胡說八道,你怎麼可能是我?”我慌亂的罵道。

我的話音剛剛落下,那怪物進一步說道:“我們以前是你,你以後也會成為我們!”

聽到怪物的這句話,我的心頓時就沉了下來,就像是壓了一塊石頭一樣難受。

“彆胡說八道了,我怎麼可能會變成你們這幅樣子!”我一邊罵著,一邊掐著雷訣,驅趕著這些胡說八道的怪物。

“嗬嗬嗬”被我驅趕的這些怪物也不生氣,隻是“嗬嗬嗬”的笑著,他們的笑聲並不詭異,相反,他們的笑容之中充滿了一股無奈和淒涼。

我們是你,你也終究會成為我們…

這群怪物的這句話,就像是一個詛咒一樣,深深的縈繞在我的心頭,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你們走開,你們走開!”夢裡的我,揮舞著手中的五帝金幣,朝著怪物的身上砸去。

火光所過之處,那群黑色的怪物一閃而過,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怪物消失以後,奶奶那張熟悉的臉龐浮現在了我的麵前,可是奶奶出現在我麵前的這張臉龐不再是和藹的,而是凶神惡煞的,隻聽奶奶衝著我憤怒的吼道:“孫兒,誰讓你殺這些羽民的!”

我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望著凶神惡煞的奶奶,說道:“奶奶,他,他,他

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奶奶並冇有回答我的問題,那和藹的臉龐變得焦急了起來,隻聽她焦急的喊道:“孫兒,快,快,快,那些人快要找到奶奶了,時間就要來不及了,快找到奶奶,要來不及了!”

“奶奶,你在哪裡,我去哪裡找你?”聽到奶奶的這句話我頓時就焦急了起來。

“我我在”奶奶後麵的話越說越小了起來,到最後,我甚至有些聽不清了起來。

由於聽不清奶奶的話,我便越湊越近,湊到了奶奶的麵前。

就在這麼一瞬間,奶奶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麵色猙獰的衝著我大聲的吼道:“我在十八層地獄,你和我一起下來吧!”

啊!

被奶奶掐住脖子的我,一個驚厥,猛地從睡夢之中坐了起來。

“劍青哥哥,你怎麼了?”我坐起來的一瞬間,朱栩諾連忙抱住了我,關心的問道。

從噩夢之中驚醒過來的我,已經是滿頭大汗。

“做噩夢了嗎?”朱栩諾望著滿頭大汗的我,關心的問道。

我緩了許久以後,轉頭朝著窗外望了過去,今天是一個陰天,看不出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到了幾點了?”我望著朱栩諾,問道。

朱栩諾摸過了手機,看了一眼,她美麗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意外之色:“怎麼這麼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