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819章

-

[]

第819章

“哪句話?”

車上的我疑惑的望著朱栩諾,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朱栩諾指的是哪句話。

“朱栩傑讓我們簽字,說隻要我們簽字了,可以保我們全家平安無事!”朱栩諾一邊開著車一邊皺著眉頭,說道:“朱栩傑憑什麼可以保證我們平安無事,難道他可以控製住薑穎兒,還是乾嘛?”

聽到朱栩諾的這句話,我也陷入了疑惑之中,按道理薑穎兒也不聽朱栩傑的話啊,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隱情的。

“先不管吧朱栩傑,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先去找一套潛水設備,恐怕今天我會在水裡待的時間比較長!”我說道。

“嗯。”

我們在市中心的遊泳館租用了一套潛水設備以後,就重新上車,朝著護城河的方向開去了。

車上的我,檢查完潛水裝置以後,就馬不停蹄的用棉花將匕首上朱栩傑的鮮血給清理了下來。

有了朱栩傑的鮮血以後,我再按照常老十之前說的,將硃砂和童子尿同朱栩傑的鮮血在一個水瓶罐子裡麵攪動了起來。

“這什麼味道,怎麼這麼難聞?”朱栩諾轉過頭望了我手中端著的瓶子一眼,疑惑的問道。

我尷尬的一笑,說道:“童子尿的味道,是有點衝哈!”

“你哪裡搞的童子尿?”朱栩諾便好奇的問道。

“我,我,我自己的,十八年的童子尿”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聽到我的這句話,朱栩諾臉頓時臉變得通紅了起來,同時竟是有些高興的說道:“原來你還是童子啊,我還以為你和李靜然已經”

“我和李靜然之間冇有什麼關係。”我連忙解釋的說道。

說話間,我們就已經來到了護城河的河堤邊上,我們來到護城河的時候,恰好是正午時分。

從車上走下來以後,我和朱栩諾倚靠著紅色馬自達的車頭前,靜靜的望著護城河。

正午偌大的太陽撒在河麵上,我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暖意。

“這麼大的太陽都無法驅散青煞的怨氣,難怪說青煞不怕太陽呢。”

站在河堤上的我靜靜的望著護城河的河麵,在那裡,始終籠罩著一陣薄薄地陰霧。

而湖麵正中心,則是陰霧最濃烈的所在!

“栩諾,你在岸邊等我,我下去找那母子棺。”

在河堤上觀望了一會兒以後,我便從車上找來了那套潛水裝備,穿戴了起來。

做好了一切準備的我,就要跳入河水之中,就在這時,朱栩諾一把拉住了我,擔心的說道:“等等!”

“怎麼了?”我疑惑的望著朱栩諾,問道。

朱栩諾從車上找來了一根繩子,纏繞在了我的腰上,說道:“劍青哥哥,你如果在水下遇到了危險,就拉這繩子,我第一時間就拉你上來。

“好!”

我又檢查了一些必帶的風水器具,拉了拉綁緊的繩子以後,就一頭紮入了護城河之中。

雖然身上穿著防護用具,但是那冰涼的河水還是透過衣服,刺入了我的身體之中,讓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