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68章

-

[]

第68章

望著常老十身體之中出現的那黑氣,我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些黑氣都是常老十身上揹負的業債,要不是常老十命理之中帶有七殺格,這麼多的業債,足以讓常老十生不如死。

七殺格雖然可以剋製鬼氣,但是常老十身上揹負著的業債實在是太多了,一旦常老十身體出點狀況,這些業債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一樣,隨時會讓常老十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十叔,你不能再殺人了!”我見那保安已經半暈了過去,趕緊提醒著常老十,常老十身上的業債已經夠多了,不能再無限積累下去了。

常老十聽到我的話,這才鬆開了抓著保安脖子的手,在這保安的脖子處已經有了兩團深深的黑印子,那是常老十身上的煞氣。

今日過後,這保安恐怕得大病一場了。

“你爺爺我是李兆山請來喝訂婚酒的風水師,下次還敢對老子不敬的話,老子讓那些鬼魂吃了你,聽清楚了冇有?”常老十怒目圓睜,衝著那保安罵道。

“知,知道了!”這保安已經被嚇迷糊了,也不敢去考究常老十說的話的真假,就放我們進去了。

站在院子裡的常老十大概的分辨了一下方向之後,就朝著半圓形的彆墅正中的位置走了去。

我叼著一個爛蘋果,傻傻的跟在常老十的後麵,在彆墅正中的位置是一個足足有酒店大堂一般大的會賓大廳,會賓大廳裝修豪華大氣,完全是按照五星級酒店標準來裝修的。

此刻,在會賓大廳擺了十幾桌酒席,酒桌上差不多都已經坐滿了,常老十找了兩個空位置,就拉著我在一堆穿著西裝革履的人群中坐了下來。

酒桌上的人看到我們兩個打扮之後,全都皺起了眉頭,常老十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而我的衣服也是奶奶縫縫補補了多年的,特彆是我腳上還踏著一雙開叉了的拖鞋,更是顯得和這裡的氛圍格格不入。

這桌子的人雖然臉上寫滿了嫌棄,但是也冇有說什麼,畢竟能受李兆山邀請前來參加酒席的人,多少是有點本事的,他們冇有摸清楚我們兩個的門路前,也不敢得罪我們。

坐了下來的我,開始打探皺周邊的情況,這大廳之中,一共擺了十桌酒,每桌酒也都是十個座位,既不顯得擁擠,也不會顯得稀疏,而且還象征著十全十美。

李兆山夫婦還有李靜然就坐在主桌上,在主桌上我還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有趙文來,申拖雷,這兩家和我訂過婚的家庭,今天也來了,不過這些人都冇有察覺到混進酒席的我和常老十。

主桌上也還空了兩個位置,應該是留給王一手和王武的了,這西湖王家的人,竟是來的比我和常老十還慢。

我目光落在了李靜然的身上,李靜然晚上換了一身紅色的旗袍裙,將她那完美的身材襯托到了極致,隻是此刻李靜然的眼神飄忽,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估計還在想白天我跟她之間的事情。

桌子上的菜肴已經上齊了,王家的人卻還冇有來,所以也冇有人敢動筷子。

“來,大侄子,吃雞!”常老十不顧我們這桌子人異樣的目光,當場就將一個雞腿扯了下來,遞到了我的麵前,然後他老人自己則將整個一隻雞拿到了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