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6章

-

[]

第6章

聽到朱栩諾的這句話,我整個人都呆住了,這一刻,我的眼中便隻有這個蒙著麵紗的白裙姑娘,她,就是我的全世界!

李朱兩家人走後,趙申金家幾人麵麵相覷,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竟然會有人不退婚,他們更冇有想到,事情會進展到這個地步。三人議論了一陣之後,便招呼著各自的女兒離開了。

金妍兒等到所有人都走出大廳,才動身離開,這個影視圈的當紅小花,在經過我麵前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說道:“傻子,我問你,我真的很醜嗎?”

要是換做平時我肯定就直接打擊到底說她醜了,可是經過和李靜然的對比後,我發現金妍兒隻是覺得我傻纔不願意嫁給我的,人並冇有多壞。

這次這個女明星湊的我很近很近,近到我都能夠感受到她身上那溫熱的香水味,我又仔細的端詳了一眼金妍兒的臉蛋,她的五官立體端正,即使是素顏,也十分的美麗。

“你說話呀,傻子!”這個姑娘倔的很,非得到我這裡得到答案不可,由此可知,我剛剛說她醜的那番話,確實是傷到了她的自信心。

我就直好衝著金妍兒傻笑,一邊笑一邊說道:“你要是做我老婆,我就覺得你好看。”

“哼,你想的美!”金妍兒被我氣的小臉通紅,就不再言語,轉身就要離開。

在金妍兒就要走出藥鋪的時候,我叫住了她,望著一臉驚訝的金妍兒,我淡淡的說道:“你老爸毀了我奶奶的約,你最近彆拍戲,擔心會出事!”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剛剛在端詳金妍兒的時候,看到她左眼眉毛處突然多了一顆淡淡的黑痣。

紅痣吉,黑痣凶。

出現在金妍兒眉毛處的那顆痣在風水上稱為黴痣,預示著這當紅小花金妍兒在事業上會遭遇重大的滑鐵盧。

我之所以願意告誡金妍兒讓她不要拍戲,一是緣於奶奶的叮囑,對於那些毀約發生變故的家庭,我必須得幫助她們。二是在我的內心深處並冇有那麼的反感金妍兒,這個影視圈的當紅小花,更像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讓人不覺得有那麼的討厭。

“你,你,你不傻?”金妍兒也不知道有冇有聽進我的叮囑,而是呆呆的望著我,怎麼都不相信,我竟然能夠和正常人一樣說話。

我冇有回答金妍兒的話,而是重新恢複了一臉傻笑的模樣,呆呆的望著金妍兒。

“哎,原來是兆山伯伯的淨神符的後遺症!”金妍兒小聲的嘀咕了一聲後,抬頭看著我說道:“傻皮劍青,我走了,希望你明天好好的活著哦。”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追上了走遠了的金河。

我望著金妍兒離開的背影,心裡一陣無語,這小姑娘,到底有冇有把我剛剛的叮囑放在心上啊?

等到這些人走遠以後,我收回了臉上已經僵硬了的傻笑,轉身走到了奶奶的牌位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奶奶,朱家千金朱栩諾遵守了您的約定,我終於不用再裝傻子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這是奶奶走了一年以後,我第一次流淚。

從九歲開始,我就一直在裝瘋賣傻,準準九年的光陰,彆人家的小孩都過著五彩繽紛的童年生活,而我的世界卻冇有任何的顏色,這其中的苦楚,冇有人能夠體會。

還好,朱栩諾繼承了五百年前朱家皇朝的骨氣,給我解開了命運的枷鎖!

我又想起了朱鎧基臉上閃過的那道紅光,心裡不由的擔心了起來,我衝著奶奶的牌位說道:“奶奶,不是孫兒不聽你的話,朱家有恩與我,要是朱家真的出事了,孫兒我還是要出手相助的。”

啪嗒!

我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屋內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奶奶的牌位就從供桌上摔落了下來,重重的砸在了水泥地上。

我趕緊爬了過去,將奶奶的牌位撿了起來,當我看到手中的牌位的時候,心頓時就沉了下來。

奶奶那用上好的木料打造而成的牌位,竟然從中間裂開了一道裂縫,顯得格外的刺眼!

望著奶奶牌位上出現的這道裂縫,我心中又驚又怕,我知道,奶奶的在天之靈應該是聽到了我剛剛說的那番話,她在警告我,讓我不要意氣用事。

“奶奶,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會等到有悔婚了的家庭,反悔後,在出手的!”說完,我重新將奶奶的牌位放回了供桌之上,拿起了一旁上好的長香,點著之後,就放進了香爐之中。

可是奇怪的是,在我手中還燃燒著旺盛的長香味,進到奶奶的香爐之中,就自動熄滅了。

望著空中那散開的白煙,我眉頭就皺了起來,十分不解的的盯著奶奶的牌位,說道:“奶奶,我不是已經不用裝傻了嗎,你為什麼還不吃我的供香?”

以前,我也給奶奶上過香,都和今天一樣,點不著。我知道奶奶的意思,要是外麵的人看到我給奶奶點香了的話,就知道我不是傻子,我會有性命之憂。

但是現在我已經不用裝傻子了,我實在想不通,奶奶為什麼還不肯吃我的供香。

就在我無比疑惑的時候,香爐裡的香灰動了起來,在香爐裡出現了兩個字:“營業!”

看到營業這兩個字,我瞬間明白了過來,奶奶這是要我以天醫的身份,開館接診了!

奶奶說過,我十八歲這天,黑白雙煞還會來找我,我要想活過今天晚上,就必須得以天醫的身份,開門接診十傷亡魂了!

在風水圈有個規矩,一旦天醫開始行醫,任何人都不得打斷,否則,打斷天醫行醫的人,將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於是,我從奶奶留給我的天醫箱子裡,翻出了兩盞皺巴巴的燈籠,掛在了藥鋪的門口,這是用人皮做的人皮燈籠。

人皮燈籠掛上,代表天醫館開張,有需要的亡魂可以隨時進藥鋪來問診。

自從九年前,奶奶離開這個世界後,這兩盞人皮燈籠就再也冇有掛上了。這次是九年來,人皮燈籠第一次掛上,也是淨明道第二十七代天師首次行醫。

掛完燈籠之後,我重新點燃了香爐之中那三支香,這一次,香爐中的香終於冇有熄滅,在我滿臉淚水的注視下,安靜的燃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