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5章

-

[]

第5章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望著一臉蒼白的李靜然傻笑著,李靜然看到我就像是看到魔鬼一樣,不敢直視我的眼睛。

李兆山嫌棄的看了我一眼,接著走到了我奶奶的牌位前,恭敬的說道:“天醫神婆,我李家不是不能接受你孫子是個傻子,而是今早風水圈傳來了訊息,今年閻王點卯又點了你孫子的名字,你在世還好說,可是現在你老人家已經駕鶴西去,這次冇人能保的了皮劍青的性命了,我李家可以接受女兒嫁給一個傻子,但是不能接受女兒嫁給一個死人,所以今天我們是來退婚的。”

說完,李兆山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簽了李靜然名字的退婚書,就在靈壇前燒了起來。

望著那燒成灰燼的退婚書,李兆山繼續說道:“神婆診脈之恩,去年皮劍青被趕出藥鋪的時候,我們李家就報了,從此李家對神婆冇有任何虧欠了。”

原來李兆山的這步棋下在這裡,一年前這老狐狸就已經在著手準備退婚的事情了。

但是聽李兆山的話,我覺得有些好笑,奶奶可是用了自己的萬千功德給李兆山診脈改命,區區一次驅趕惡霸就妄言兩不相欠,這也把我奶奶的功德說的太不值錢了。

李兆山說完之後,轉頭看向其他的人,說道:“皮劍青被閻王點卯三次,足以證明他是個不祥之人,你們誰愛遵守婚約誰遵守,反正我李家這門婚事是退定了,李家閨女絕不能守活寡。”

“李大哥說的即是,我趙家也不是不能接受皮劍青是個傻子,而是不能讓我的女兒嫁給一個死人啊,我們趙家也退婚。”

“對對對,嫁給死人是會壞風水的,申家也退婚。”

“金家退婚。”

此起彼伏的退婚聲,就像是一根根尖銳的針一樣,穿過我的耳朵,深深的紮進了我的心裡。

而李家、趙家、申家、金家這四戶人家,在我奶奶麵前燒去了退婚書之後,我明顯的看到這四人的額頭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黑氣,其中金河額頭上的黑氣最濃,趙家、申家次之,李兆山的黑氣最淡,以此可以看出,李兆山確實找了高人。

望著這四個家庭燒給奶奶的退婚書,我呼吸都不由自主的變得沉重了起來。我倒不是我真的有多想要娶他們的女兒,而是這些人的表現實在是太讓我為奶奶覺得不值了,當年奶奶要是不為他們行鍼也許還能多活幾年。想到這裡,我心裡就沉甸甸的不是滋味。

“朱家不退!”

就在我心灰意冷,轉身準備進屋的時候,一聲清脆有力的聲音蓋過了奶奶牌位前所有的退婚聲,久久迴盪在藥鋪之中。朱栩諾不顧父親的阻攔,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挺直了腰板,大聲的喊了出來。

朱栩諾喊出這句話之後,空氣都彷彿定格住了,所有人都轉頭朝著那個蒙麵女孩看了過去。

“朱栩諾,你胡鬨,這事你做不了主。”反應過來的朱鎧基大聲的喊了一聲,慌忙從口袋中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退婚書,朝我尷尬的揮了揮,隻是不等他燒給我奶奶,朱栩諾就將退婚書搶了過來,在眾人的注視下撕了個稀碎。

在朱栩諾撕掉退婚書的時候,我特意看了朱鎧基的額頭一眼,和其他四個人額頭上出現的黑氣不同,朱鎧基的額頭上閃過了一道紅光,意味著朱家將會遭受血光之災!

看到這裡,我心臟就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我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冇有毀約的朱家,出現的問題會比毀約了四個家庭還要嚴重。

而且更讓我擔心的是,奶奶,交代過的那句話,就算是冇毀約的家庭,遭受滅頂之災,我都不許幫他們看事!

“朱栩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退不退婚,你做不了主!”朱鎧基板著一張臉,看著朱栩諾大聲的說道。

朱栩諾目光堅定的看著父親說道:“父親,我們是朱明皇室的後裔,朱家皇朝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這是我們朱家人的骨氣,我們不能把這份骨氣給丟了,無論說什麼今天我也不退婚。”

朱栩諾的一番話,頓時把自己的父親說的啞口無言,在場除李家人之外,其他的所有人聽完後都自覺慚愧的低下了腦袋,特彆是金妍兒這個被我戲耍過的女孩,腦袋幾乎埋進了胸裡麵,看的出來這個女孩雖然傲慢但是還是有些廉恥心的。

李兆山聽後,麵色就陰沉了下來,看著朱栩諾說:“小姑娘,你不退就不退,彆再這裡含沙射影的說彆人冇骨氣,退婚的原因我剛剛也都已經說的一清二楚了,不是我們嫌棄,而是皮劍青這個傻子今日過後必死,誰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守活寡?”

“李叔叔,你少在這裡揣著明白裝糊塗,你剛剛說的什麼恩惠就能抵天醫神婆的萬千功德了嗎?”朱栩諾毫不畏懼李兆山,直截了當的說道:“你口口聲聲說皮劍青將死你才退婚的,那我問你,要是明日皮劍青不死,你嫁不嫁女兒?”

李兆山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他死死的盯著朱栩諾說道:“朱家千金教訓的是,要不這樣,我們打個賭,如果皮劍青今晚不死,我李家決不食言,肯定嫁女。如果這傻子明天死了,你來完成天醫神婆的心願,嫁給死了的傻子可好!”

嘩!

李兆山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人也太狠了,竟然要讓朱栩諾嫁給一個“死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朱栩諾,想看她怎麼回答。

“可以!”朱栩諾的回答隻有簡單的兩個字,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明日我們大家都來見證一下,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說完,李兆山大手一揮,轉身就離開了。

“走,回家,你這簡直是胡鬨!”朱鎧基已經是被自己的這個女兒氣的無話可說了,隻能是連拉帶拽的拉著女兒往車子裡走。

我靜靜的望著被朱鎧基拖拽著的這個女孩,朱栩諾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目光堅定的看著我,說道:“皮哥,你一定要好好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