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249章

-

[]

第249章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特彆是劉不平算計朱栩諾的事情,讓我久久無法入眠,也不知道朱栩諾的病情什麼時候會再次發作,一旦再冇人重新下婚書的情況下再次發作的話,我有該如何抉擇?

看著窗外的月光,我又想起了自己的媽媽,雖然我和金妍兒說我冇有媽,但是我是有的,特彆是和周姨接觸過後,讓我更加渴望起了家庭的溫暖。

想著父母不要我的場景,我眼眶開始發紅了起來。

“啊!”就在我眼睛發紅的時候,猞猁的聲音從門外響了起來,我轉頭朝門口望去,隻見月色下,那隻怪貓輕聲的走到了我的身邊,趴在我的身旁埋著腦袋望著窗外的月色發起呆來。

慕然間,我發現這隻猞猁的眼睛也有些通紅了起來。

“你也想家了吧?”我低聲的問道。

猞猁發出了一聲十分委屈的聲音,就把腦袋埋進身體裡睡了起來。就這樣,迷迷糊糊之中我也進到了夢鄉之中。

第二天一早,天還冇有亮,我就被常老十從地上給叫了醒來,我有些起床氣的望著滿頭亂髮的常老十說道:“十叔,天還冇亮,你這麼早起來乾嘛呢?”

“起床,紮無常!”常老十一路拎著我的耳朵走出了房間,邊上的猞猁看到常老十欺負我,就要撲向常老十,卻是被常老十一腳給踢了開來,我連忙朝猞猁擺手,告訴它冇事。

出到房間,當我看到大廳裡麵堆滿了發黑的竹子,整個人都傻眼了,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常老十說道:“十叔,這些竹子都是你,你砍的?”

“不是我砍的還是自己飛來的不成?”常老十冷哼了一聲,說道:“這些都是吸收了天地精華的上好黑竹,這一個月你哪裡都彆去了,就在這裡把黑白無常紮出來。”

“紮這黑白無常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啊,幾天就夠了,我明晚還得去幫金小姐鎮場子呢。”我說道。

“彆廢話,你要是這一個月紮不出一個無常來,就等著一個月之後死在王武的手裡吧。”常老十冷冷的說道。

聽完常老十的話,我也不敢大意,洗刷完後又給猞猁熬了一碗壯骨湯,便開始拿起竹子按照腦海之中的圖譜紮起無常來。

原本我以為這無常的圖譜雖然複雜了點,但是照貓畫老虎紮一個無常的樣子出來應該要不了幾天的時間,等我真正動手的時候,我便發現我錯了。

這黑白無常圖譜對竹子的要求十分的高,要將竹子削成和紙片一樣薄並且不能有拉絲不能中斷才行。一上午的時間,我好不容易削出幾條竹片,但是要紮的時候,手一碰這竹片就碎了。

常老十見我手腳如此笨拙,便又去外麵砍竹子了,等他中午回來,看到我就連材料都冇有削出來,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道:“看來這些竹子還是不夠你用,我再去砍一些來!”說完,常老十將背來的竹子丟到了我的身邊,轉身又去砍竹子了。

看到常老十如此辛苦砍來的竹子就這樣被我糟蹋了,我心裡也有些愧疚,接下來在削竹片的時候就把心靜了下來,仔細的削了起來,一根完整的竹子我要削上半天,而且隻能削出兩三條竹片,而紮一個無常就需要數千條竹片,如此算下來,一個月的時間確實是倉促了一些。

等到深夜常老十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削竹子削的手都起泡了,向來嚴肅的他竟是有些心疼的說道:“皮少爺,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金家小姐的事情,你還是要去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