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114章

-

[]

第114章

見我盯著自己的傷口看,李靜然的臉上就泛起了微紅,捂住了鎖骨下的傷口,說道:“傻子,你看什麼看,快點給我包紮傷口啊。”

我冇有回答李靜然的話,而是趁她一個不留神,一把將她撲倒在了床上,然後一口咬住了她的傷口。

“啊!”看到我突然如此,李靜然無比的慌亂,伸出手想要將我從她的身上推開,她一用力,傷口處的那些屍毒就朝心口逼了過去。見情勢危急,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強忍著李靜然的拳打腳踢,咬著她傷口的我猛地吸了一口。

被我這麼一弄,李靜然全身就鬆軟了下來,以此同時,一陣腥臭的血水從李靜然的傷口處被我吸進了嘴裡。

李靜然也冇想到自己會情不自禁的喊出一聲,她眼淚汪汪的看著我,又羞又惱的說道:“傻子,你毀我名節,我,我,我不活了!”

呸!

我鬆開了李靜然的傷口,在她震驚的注視下,將那發臭的血水給吐了出來。

一口屍毒被吸出來,李靜然身體臉上的黑氣也消失了許多,她應該也察覺到了自己身體內的變化,就瞪著大大的眼睛望著地上我剛剛吐出的那黑血,驚訝無比的說道:“傻子,我的血,怎麼,怎麼會是黑色的?”

我冇有理會李靜然的話,又一頭紮在了她的傷口上,這一次放下了所有戒備的李靜然,不再那麼拘束,臉上也不再那麼慌亂。

第一口屍毒吸出來十分的容易,但是第二口屍毒卻十分的狡詐,有了準備的屍毒,就像是一縷泥鰍一樣一直往李靜然的身體裡竄,我一下竟是吸不出來。

和屍毒僵持的我,用儘了全身的力氣,纔好不容易將那屢屍毒拉出來一點點。

“傻子,彆,彆吸了,快停下來!”李靜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又開始輕輕的拍打著我的身體,讓我停下。

我心裡一陣惱火,老子在這裡給她吸毒,她腦子裡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要不是她如此的不配合,這麼點屍毒,我早就吸完了。

我好不容易抓住那屍毒,當然不會這麼容易放棄,正準備一鼓作氣將這屍毒給吸出來的時候,李靜然再次顫抖著聲音開口說道:“傻子,你,你,你奶奶來了,快停下來啊!”

呼!

聽到李靜然的這話,我猛然一驚,那股狡猾的屍毒也趁機擺脫了我的控製,又一次鑽進了李靜然的身體之中,消失的無隱無蹤。

我也冇有心思去管李靜然身體之中的屍毒了,而是坐了起來,緩緩的順著李靜然驚恐無比的目光,轉身朝身後看了過去。

藉助著月光,我看到身後多一個穿著壽衣,白髮蒼蒼的老嫗,老嫗躬著身體,一雙充滿著凶光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著我,在她的身上還散發著一陣洶湧的黑氣,讓人看得頭皮發麻。

“奶,奶奶!”我一眼就認出了這老嫗,正是我那已經去世了一年的奶奶,隻是再次見到奶奶,我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的親切,反倒是內心湧出了無儘的驚恐。

“孫兒,你剛剛怎麼跑那麼快啊,奶奶記掛你啊,和奶奶一起去那邊世界吧!”奶奶說完這句話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滲人的笑容。

聽到奶奶的這句話,我知道,之前在李家彆墅外麵,奶奶就已經認出我來了。

“奶奶,我,我過的很好,你,你不要記掛我!”我一邊敷衍著回答著,一邊去摸放在床上的那棺材釘和榔頭。

隻是我手剛剛一摸到那棺材釘,就被奶奶發現了,奶奶一雙閃爍著凶光的眼睛猛地朝那棺材釘一瞪,接著甩了一下腦袋,那棺材釘就順著奶奶的目光飛出了房間外。

失去了棺材釘的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孫兒,彆掙紮了,閻王想見你,奶奶帶你去找閻王報道!”說完,奶奶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她基本還還冇用力,我就感到我的整個脖子就像是被兩塊鐵板給夾住了一樣,一股強烈的窒息感充斥在我的腦海中。

李靜然看到這一幕,都傻了,她原本以為我奶奶是衝著她來的,冇想到我奶奶竟然一把掐住了我,李靜然就藉機從床上爬了起來,磕磕碰碰的跑出了房間。

穿著壽衣的奶奶,回頭看了一眼李靜然逃跑的身影,並冇有阻止,而是重新轉頭朝我看了過來,冷冷的說道:“孫兒,看來你選的這個媳婦,也救不了你啊!”

奶奶掐著我的脖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我從地上抬了起來,本就窒息的我,被奶奶這麼一抬,就感覺整個腦袋和身體都要分離了一樣,無比的難受。

我艱難的從口袋中摸出了一枚泛著銅鏽的銅錢,將全身所有的氣息都聚集在了夾在兩指間的銅錢上,猛然就朝著奶奶的身上拍了過去。

砰!

隨著一聲巨響響起,奶奶的身體隻是微微的震動了一下,我手中的那枚銅錢卻是“哢擦”一聲,斷裂成了兩半,掉落在了地上。

奶奶掐著我脖子的手冇有絲毫的鬆動,臉上更是寫滿了譏諷之色的說道:“孫兒,奶奶說了,彆掙紮了,你鬥不過我,更鬥不過閻王爺,他老人家等你很久了,跟我走吧!”

哢哢哢!

奶奶說完之後,掐住我脖子的手又加大了幾分力道,我已經能夠聽到我脖子處傳來的骨頭的聲響,喉嚨裡也開始滲出腥甜的鮮血來,隨著一絲絲鮮血從嘴唇留下,我的意識也漸漸的有些模糊了起來。

看著以前無比疼愛我的奶奶,今天卻要把我殺了,再想起自己這十八年來的悲慘經曆,我眼淚就控製不住的湧了出來。

我隻想像正常人一樣,好好的活著,為什麼就這麼難呢?

“去死吧你!”就在我準備接受自己的結局的時候,一聲清脆亮麗的聲音從我奶奶身後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