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1066章

-

[]

第1066章

聽到我的這句話,金河的眉頭就跳動了起來,

看的出來,我的這句話對他的刺激還是不小的。

而金妍兒在短暫的發愣以後,拉著我走到了一邊,低聲的抱怨道:“劍青哥,你損不損啊,我爸爸都成這個樣子了,你還刺激她!”

“放心,你爸死不了,不僅死不了,待會兒還能夠活蹦亂跳!”我笑著說完後,不顧傻住了的金妍兒,重新的轉身走到了金河的身邊,問道:“怎麼樣,能八字告訴我了嗎?”

“哎,也罷也罷,劍青侄兒,我百年之後,請你好好的照顧我的兩個女兒,他們畢竟是你的未婚妻啊。”金河說完後,就將他的生辰八字寫在了一張紙條上,遞給了我。

寫完八字的金河,就抬起頭看向了金妍兒,朝金妍兒招了招手,竟是開始給金妍兒交代起後事來。

我看到金河的八字後,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金河竟然是農曆九月九日午時出生,農曆九月九日是重陽節,重陽節這天是天地陽氣最重的一天,而午時又是一天之內陽氣最重的一個時辰。

這金河的八字十分的硬,赫然屬於風水之中,百毒不侵的八字!

看到了金河的八字以後,我便確定了金河的病情,他大概是之前和那屍王的屍體接觸久了,身體上沾染了屍氣,但是由於他八字硬,這些屍氣都被八字之勢擋在了他的身體外麵。

屍氣進不到金河的體內,就隻能在體外作祟了,眾多屍氣壓在金河的身上,所以纔會讓金河有一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要解決金河的這病情也十分的簡單,隻需要讓金河躺在棺材裡一天,棺材就能夠把金河身體外圍的屍氣給留下。

望著還在抱頭痛哭的父女兩個,我心裡也是十分的無語,不忍心打斷他們兩個。

兩人又哭了一會兒後,從藥鋪房間的門口響起了一聲複雜的聲音:“舅舅”

我轉頭朝著房間望去,原來朱栩諾在聽到門外的哭聲以後,走了進來,滿臉複雜的看著金河。

“朱栩諾!”金河在看到朱栩諾在我這裡的時候,他微微的愣

了一下,然後擦拭了眼角的淚水,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紅包,遞到了朱朱栩諾的麵前,說道:“栩諾,這紅包是舅舅補給你的,裡麵總共有十八張銀行卡,每張卡裡都有一百萬。”

朱栩諾原本想要推遲,我則一把紅包給搶了下來,放進了口袋中,笑嘻嘻的看著朱栩諾說道:“咱舅給的紅包,怎麼能不接呢?”

朱栩諾微微的愣了一下,冇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滿臉複雜的望著金河,開口問道:“舅舅,你說的那個詛咒,是,是真的嗎?”

金河點了點頭,說道:“這是金家老祖宗留下來的詛咒,金家的人都知道,誰要是敢違背老祖宗的遺詔,誰就會暴斃而亡!”

“可是舅舅,你,你,你明明知道,複活我媽媽,會會,會被詛咒,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朱栩諾的眼眶忽然就紅了起來。

金河靜靜的望著朱栩諾,似乎在回想著什麼,許久之後,隻聽金河開口說道:“孩子,那人是你的媽媽,

但也是我的妹妹啊,我唯一的妹妹啊!”

“舅舅”

金河的這話讓朱栩諾無比的動容,短短的幾天之間,朱栩諾就打消了心裡對金家的一起偏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