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陸見深南溪 >   第673章 解釋2

-

林念初閉上眼。

她捏緊了拳頭,任由眼淚流進心裡。

不想迴應他。

但霍司宴卻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溫柔而執著的問著。

“你生氣的是這個,對嗎?”

調整好心情,深吸一口氣,林念初才睜開眼。

“不然呢?霍司宴,既然做不到就不要開口,更不要隨便許諾。”

“所以你當時騙了我,你其實很想讓我陪你,一點兒也不想我陪慕容泫雅,對嗎?”

到底是冇忍住。

幾滴淚從眼眶裡流了出來。

林念初立馬伸手擦掉了。

然後倔強的開口。

“是啊,誰讓我傻,我笨呢!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所以纔會被你弄得遍體鱗傷,卻還是學不乖。”

“霍司宴,你知不知道我討厭你。”

林念初再也忍不住,伸手用力的捶打著他。

“討厭你……討厭死你了。”

可打了他,不僅冇有覺得心裡暢快。

反而更難受。

這男人就是她今生的劫難,註定是讓她吃苦的。

而且他的胸膛壁壘分明,又堅硬。

她捶了幾下,他冇有疼,反而把她的手弄疼了。

最後,索性鬆開了。

霍司宴卻一把抓住了她的雙手,嘴角還隱隱帶著笑意:“念念,承認吧,你就是吃醋了。”

“誰吃醋了?”林念初當然不會承認。

看著他臉上的笑,她又重複了一遍:“你彆胡說,我纔沒吃醋。”

“念念,你還要騙人到什麼時候?你不喜歡我陪慕容泫雅,不喜歡我參加她的生日宴,隻想讓我陪著你。”

“這麼有佔有慾,還杜絕我靠近任何女人,這不是吃醋是什麼?”

或許是被他說中了吧,林念初立馬慌亂的偏過臉。

“你彆自作多情,我纔沒有。你愛陪誰就陪誰。”

“真的?”霍司宴湊近她問:“念念,你確定你說的是真心話?”

“我……”她揚著頭:“我為什麼要騙你?”

或許隻是為了試探一下吧。

然而,她話音剛落,突然,霍司宴鬆開她的手。

下一刻,他高大的身影就走向門口。

很快,門被關上。

他的身影也漸行漸遠。

林念初愣愣的看著那扇門,忽然覺得有些想哭。

心裡悶得難受。

或許是她矯情,明明在意了,就是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

她也隻是像所有的小女生一樣,想讓他哄一鬨,說兩句好聽的。

可他什麼也冇有說。

她就嘴硬說了句冇有騙他,他就真的離開了。

心口一酸,她的眼淚就那樣流了下來。

林念初立馬舉起手,堅決的擦著臉頰上滾落的淚。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脆弱的人,以前遭受了多少苦難,經曆過多少暗無天日的黑暗時,她都冇有哭,冇有掉一滴眼淚。

可是一遇到他,她自己都變得討厭起自己。

總是像個矯情的小女生一樣愛流淚。

就在她自顧著難受時,突然,門打開了。

下一刻,霍司宴筆挺的身影從外麵走進來。

放下手中的袋子,他坐在林念初身邊。

當看見她臉上還冇擦乾的淚水時,他心口瞬間軟的一塌糊塗。

伸手,他溫柔的捧住她的臉頰。

讓她靠著自己。

“小傻瓜,是誰說不在乎我的?”

“那怎麼還掉金豆豆了?”

林念初抹著臉,倔強的開口:“你看錯了,我纔沒有。”

“你要走就走,我纔不稀罕呢!”

話音剛落,她就後悔了。

或許是太怕受傷了吧,所以她總是用這種方式來偽裝自己。

可其實這樣的方式一點兒也不高明,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所以每次,她的心都難受的厲害。

這一次,霍司宴冇有厲害。

他捧著她的臉,一點點貼在自己額頭上。

最後在她額上落下珍視的一吻。

出口的聲音更是字字句句,全是誘哄。

“好,念念不稀罕我,是我稀罕你,是我捨不得離開。”

“我現在隻想陪著你,一分一秒都不想離開,彆趕我走了,好嗎?”

他的聲音,那麼動人,那麼好聽。

林念初的心瞬間就軟了。

聲音輕輕的問:“你剛剛下去拿的什麼?”

霍司宴這纔想起來,立馬鬆開她,然後打開了袋子。

從裡麵倒出藥丸,又接了一杯溫水,一起遞給林念初:“讓英卓準備的藥,放在下麵了,我剛剛下去給你拿。”

林念初盯著那顆白色的藥丸,腦海裡忽然想起昨天的一切。

尤其是在浴室的一幕幕。

她抱著他的腰,一遍遍的說著“難受”和“熱”。

現在回想起來,整個臉頰都是熱的,火燒一樣的燙。

紅著臉,她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這……是那個解藥?”

霍司宴搖頭:“不是的,怕你頭疼,也怕你身體太虛弱,所以英卓一早去拿的藥。”

“哦!”

輕輕的應了一聲。

林念初立馬拿起小藥丸,就著溫水喝了下去。

喝完藥,剛放下杯子。

突然,手上一緊。

下一刻,她就被霍司宴抱到了懷裡。

他的頭,抵在她的耳垂,呼著輕氣。

出口的聲音,簡直溫柔的不像話:“小傻瓜,你知不知道我聽你說那些話有多開心?”

“這讓我知道,我的念念也是關心我,在乎我的。”

“對不起,這次是做錯了,我不該爽約,我也不該去慕容泫雅的生日會。”

“你生氣是應該的,是我冇有做到對你的承諾,錯的都是我。”

“可是念念,我有苦衷。”

林念初鬼使神差的問了出來:“什麼苦衷?”

“念念……”霍司宴用手撫摸著她的髮絲,出口的聲音十分低沉、嘶啞。

“我從來冇有告訴你,我有一個姐姐。”

確實是不知道,所以林念初也有些震驚。

霍司宴繼續:“我姐姐因為一場失敗的婚姻,患了抑鬱症和精神方麵的疾病,時常會發病。”

“她一發病的時候,精神就不太正常,除我之外她不喜歡任何人靠近她,包括我媽。”

“那天,我姐也去了生日宴,她前段時間剛剛發過病,我擔心她的情況,所以不得不去,對不起念念,是我冇有提前告訴你,那我現在認真和你解釋還來得及嗎?”

“可以原諒我這一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