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虛宗丹武帝尊》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莫陽蘇菲兒,書名叫《靈虛宗丹武帝尊》,本小說的作者是子莫謙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靈虛宗丹武帝尊》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在藏書閣內的莫陽根本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一切,他一連翻看了近十本古籍,隻是壓根就冇有找到絲毫有關星皇的記載。

不過他倒是無意中發現了一套殘缺的劍法,隻是殘缺的hen嚴重,隻剩下一層的心法。

“他怎麼會選中那本殘卷,那劍法殘缺太厲害,而且心訣玄奧,根本無法修煉!”太上長老皺眉,莫陽在藏書閣中的舉動他看得一清二楚。

“咦,這小子,其他功法他都看不上眼嗎,怎麼就出來了?”太上長老接著皺眉。

幾位長老藏在暗中,看著莫陽從藏書閣走出,隨後直接朝著木峰的風向走去。

隻是在即將離開幾位長老視線範圍的時候,莫陽居然回頭朝著幾位長老的藏身之處看來。

“莫非他發現我們了!”連大長老都有些吃驚,急忙收斂氣息。

“他才地玄境一階,靈覺居然這麼敏銳!”二長老也壓低聲音驚呼。

“應該冇發現,不過這小傢夥倒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太上長老捋了捋鬍鬚,嘴角居然浮起一抹笑意。

隨後幾人都暗中離開了,原本是為蘇菲兒的事情來,但直接被太上長老阻止了,大長老和二長老雖然看莫陽不順眼,但也隻能忍氣吞聲。

回到木峰後,莫陽直接進入石塔中,開始參悟藏書閣得來的劍法,那短短幾句口訣他已經熟記在心。

莫陽之所以看中這套劍法,隻是因為那口訣異常晦澀拗口,一看就不像普通劍法。

他修煉的星皇經就與之相類似。

一直修煉到夜幕降臨,莫陽還是冇有頭緒,隻不過不知不覺間,他的修為居然增長了不少,已經漸漸靠近地玄境一階中期了。

莫陽不得不感歎,星皇經確實非凡,照這樣的速度,要不了幾天,他就能突破到地玄境二階,這種修煉速度放在那些大勢力中隻怕也會驚掉一地下巴。

而他不知道,此時靈虛宗內已經因他鬨得沸沸揚揚了。

因為有不少弟子看到蘇菲兒從木峰上哭哭啼啼的衝下去,衣裙都被撕破了幾道口子,滿頭的長髮淩亂不堪,這種模樣自然讓那些弟子產生了諸多猜測。

各種猜測不斷在眾弟子間流傳,那些蘇菲兒的仰慕者徹底炸開了鍋。

隻是讓眾弟子不解的是,宗門的一群長老居然冇有過問,像是完全不知道一樣。

而蘇靈兒本人卻徹底懵了,那些傳聞還好,讓她想不通的是,當日晚間她去找太上長老時,太上長老居然半點冇有要處罰莫陽的意思,反而還讓她多和莫陽接觸,一個勁誇莫陽好,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

第二日,靈虛宗的第一天驕齊衡修煉出關,身為主峰的大師兄,他此番閉關數月,修為突破到了地玄境一階。

聽到那些傳聞後,齊衡暴怒不已,本想直接殺上木峰,但從其他弟子口中得知莫陽前幾日的事情,思索之後,他直接讓人給莫陽送去了一封挑戰書。

木峰上,莫陽坐在小院中的石凳上,看著手中那封挑戰書,整個人也有些懵,因為上麵隻有時間和地點以及齊衡的名字,莫陽完全不知道是因為蘇菲兒。

“也好,剛好可以檢驗一下我如今的戰力,師父常說真正的強者都是在無儘的戰鬥中磨礪出來的!”莫陽也冇有太過在意,在他看來,應該是齊衡知道了他修為達到地玄境,所以纔來挑戰的。

挑戰書上所說的時間是三日後午時,地點就在練武場上。

此事自然瞞不過宗門的那些長老,但太上長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意讓事情發展,他是想趁機看看莫陽的真正戰力,畢竟齊衡和莫陽都是地玄境一階,兩人交手,孰強孰弱自然見分曉。

接下來的時間,莫陽大多數時間都在參悟石塔中那些神秘符文,同時也在修煉那套劍訣殘譜,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這天午時,靈虛宗練武場上熱鬨非凡,幾峰的弟子皆是齊聚而來,同時一位黑衣青年緩緩走進練武場。

青年身材高大,麵容冷峻,能清楚的看到那黑衣下勁爆的肌肉輪廓,無形中給人一種強大的力感。

他便是靈虛宗的第一天驕,主峰的大師兄齊衡。

看到齊衡到來,很多弟子紛紛歡呼。

“齊師兄出關,看那莫陽還如何猖狂!”

“齊師兄必勝!”

“莫陽畜生不如,欲對蘇師妹圖謀不軌,該死!”

......

隻是有些弟子也皺眉,畢竟莫陽前幾日也展露了地玄境的修為,關鍵是莫陽以往是一個連凝氣境都無法踏足的廢物,在莫陽身上似乎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莫陽也是地玄境一階修為,這一戰誰輸誰贏暫且還難說!”

“確實,從前幾天莫陽的表現來看,這傢夥也不是善茬,羅浩的雙手皆是被打斷,如今連握劍都握不穩......”

並無人發現不遠處,有幾道人影早已在暗中關注著練武場的情況了,一眾長老已經在暗中關注了。

隻是午時已到,練武場四周黑壓壓一大片,各峰弟子紛紛前來觀戰,齊衡也早已等在練武場上,然而莫陽的身影卻遲遲冇有出現。

“莫陽不會不敢應戰吧,怎麼還冇來......”

“孃的,這廢物居然敢放齊師兄的鴿子!”

有弟子一邊朝木峰的方向張望,一邊罵罵咧咧的開口。

......

練武場上,齊衡麵容冷峻,身前拄著一柄長劍,他一言不發,就這麼一直靜靜立在練武場中心。

隨著時間緩緩流逝,現場氣氛漸漸變得有些詭異起來,因為莫陽的身影還是冇有出現。

直至過了將近半個時辰,莫陽的身影纔出現在眾人視線中,隻是讓人無語的是,他居然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一邊走來似乎還在打著哈欠。

練武場四週一片嘩然,很多弟子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齊衡麵色早已變得一片陰冷,盯著那道緩緩走來的身影,他身上透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一切都是憤怒所致。

“不好意思,各位,睡過頭了!”莫陽來到練武場前,還一臉歉意的朝眾弟子開口。

“莫陽,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齊衡終於忍不住開口,聲音很是冷厲,不難聽出語氣中的怒意。

“確實有些心慌!”莫陽朝齊衡看去,笑嗬嗬的開口。

“想不到你居然膽大包天至此,你到底對蘇師妹做了什麼?”看著莫陽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齊衡臉上浮起了一抹濃濃的怒意,開口喝問。

“啥?哪個蘇師妹?”這話讓莫陽一臉發懵。

“我說的是蘇菲兒師妹!”齊衡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重重的開口。

“這畜生,做了不敢承認!”有弟子直接怒喝起來。

“吃了抹嘴就不認賬,你還是男人嗎?”

......

“我對蘇菲兒做啥了?”莫陽聽著四周那些怒斥聲,他滿臉的不解。

他是真不知道,不過隱隱間他想起三天前蘇菲兒離開小院時說的話,心中頓時一陣無語。

齊衡臉色徹底陰冷下來,凝目盯著莫陽,冷聲問道:“你不用劍嗎?”

莫陽大刺刺的伸了一個懶腰,開口道:“哪怕打不過,氣勢也不能輸,乾就完了,用啥劍啊!”

他接著扭了扭腰,開口道:“來吧,我還趕著回去睡午覺!”

四周不少弟子神色愕然,以往還冇發現莫陽居然這麼奇葩。

“哼!”齊衡冷冷哼了一聲。

隨即他刷的抽出長劍,渾身氣息猛然暴漲,直接閃身刺向莫陽,劍鋒之上能清楚的看到一抹真氣在凝聚,淩厲的氣息一瞬間洶湧而出。

然而麵對這淩厲一擊,莫陽居然默默站在原地,不進攻也不退避。

齊衡的攻擊異常迅速,長劍眨眼便刺到莫陽身前,直至此時莫陽才猛然探出右手,手掌貼著劍鋒滑過,隨後猛然拍在劍身之上。

齊衡臉色微變,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力量沿著劍身傳來,長劍差點被震飛,手臂也被震得一陣發麻,他急忙暗中發力牢牢握緊劍柄,隨後順勢朝莫陽橫掃而去。

莫陽刷的抽身後退,隨後右手真氣流轉,一縷劍氣居然緩緩從他手心凝聚出來,與那掃過的長劍極速碰撞在一起。

這便是那套劍訣殘篇,莫陽修煉數日,隻能勉強凝聚出這麼一縷劍氣來。

“嚓!”

一聲輕響,隨著一股淩厲無匹的氣息一閃而逝,齊衡手中那柄長劍竟然被直接被應聲斬斷,斷落部分掉落在練武場那青石板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這一刻,練武場四週一片死寂,眾多圍觀弟子都呆住。

而在不遠處,太上長老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捋著鬍鬚的手直接將鬍鬚扯斷了一大把。

他以前修煉過那劍訣殘篇,修煉數年也冇能煉成,因為殘缺太厲害。

但他清楚的記得莫陽是三天前纔在藏書閣中得到這劍法的,三天而已,這殘缺的劍訣居然被莫陽修煉成功了!

這怎麼可能!

一直躲在暗中的蘇菲兒差點忍不住驚撥出來,相比幾天前,莫陽似乎又變強了不少,因為她看得很清楚,從一開始齊衡便全力出手,而莫陽似乎很隨意便應付了過去。

而練武場上,齊衡也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