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殘虐

“跪下,就拿自己當抹布,把我的辦公室清理乾淨,我就不動你。”

“否則,就是你爹秦明來了也救不了你。”

聽到李鋒這平靜中,卻無比囂張的話,辦公室裡頓時安靜了片刻。

這傢夥瘋了吧!

秦天陽也是愣了下,而後哈哈大笑:“讓我拿自己當抹布給你擦地?你就不動我?”

“兄弟們,是我出現幻聽了嗎?”

“哈哈哈......”

他帶來那些跟班,也全都鬨笑了起來。

上官飛霞母子雖然不敢笑,可看向李鋒的眼神也如同看在看煞筆。

他怎麼敢的?

打死他們都想不通。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

李鋒嘴角浮現一抹冷冽之色,冇有任何廢話,上前一步,掄圓胳膊就甩了出去。

“啪!”

秦天陽身體栽倒,腦袋和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直接將那一片木地板都給砸裂了。

殷紅的血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秦天陽腦門滲出。

“嗷——”

秦天陽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他已經懵了,根本冇想到李鋒說動手就動手。

“叫得真難聽。”

而李鋒一點冇有停手的打算,上前蹲下,撿起他掉在一旁的雪茄,用嘴吹了吹雪茄燃燒著的端部。

表麵的一層灰被吹散,露出猩紅的燃燒層。

李鋒一手扣住秦天陽的下巴逼他張嘴,而後將熾熱的雪茄端部賽進了後者嘴裡。

燃燒的雪茄頭和嘴裡的軟肉一接觸,頓時發出了“嗤嗤”的燒灼聲。

股股青煙從秦天陽嘴縫裡鑽出,非人的痛苦,讓秦天陽眼珠子瞬間變得通紅。

“拿菸灰糊我臉?往我臉上吐煙?”

“現在滋味如何?”

李鋒神情冷漠,緊緊捏著秦天陽下巴不讓他張嘴,非要讓雪茄徹底在他嘴裡熄滅為止。

“嗚嗚——”

秦天陽連慘叫都做不到,隻能發出無意義的嗚咽聲,瘋狂搖晃著腦袋,一張臉變成了猙獰的豬肝色。

難以形容的痛苦。

此刻的秦天陽,正在遭受著此生前所謂有的酷刑折磨。

“嘶嘶......”

辦公室裡,傳出了道道吸氣之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殘忍一幕。

誰也冇想到,李鋒說動手就動手了,而且一動手就如此的殘忍。

這已經不是揍秦天陽了,而是殘虐!

無論是秦天陽的跟班,還是保鏢,此刻都神情恍惚,一時半會兒都冇反應過來。

實在是這一幕太驚人了,超出了他們的認知極限。

以前的時候,都是秦天陽帶著他們踩人虐人。

即便是在嶺南那種猛人遍地的地方,秦天陽靠著自己嶺南秦氏子弟的身份,也是無往不利。

哪怕是最狂妄的對手,在得知秦天陽的身份後,也是立即服軟,道歉離開。

誰能想到,這次秦天陽陰溝裡翻了船。

來到城這小地方,居然有人敢用這種殘虐的手段對待他。

更關鍵的是,這個小地方,還是秦天陽他老子即將主政的地方!

此刻,就連此前一直對李鋒看不上眼,冷嘲熱諷的上官飛霞母子,都嚇得瑟瑟發抖。

母子兩人恐懼的看著李鋒,像是第一次認識他。

太狠了!

真的太狠了!

李鋒狠辣冷酷的手段,直接嚇到了在場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