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七十七章查姚家三公子姚家興

“哪個姚公子?”葉子媚沉默了一陣後,問道。

姚致意有三個兒子,一個姚不為,自稱是易鳴的徒弟,易鳴也默認了;

第二個兒子在域外深造,還冇有回龍域;

第三個兒子姚家興,混跡商海,四處逢源,很有他老子姚致意年青時候的風采,也最得姚致意老夫妻倆的歡心。

姚家後繼的重心,姚致意老夫妻倆都放到了三兒子身上。

“就是最難搞的那個。如果好搞,我都不找你了。”易鳴笑道。

葉子媚握著電話,頭皮一陣發麻。

她相信易鳴不會冤枉人,姚家興肯定是犯了什麼事。

可是要搞這個三公子,難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事有多大?”葉子媚問。

易鳴想了想,收起了嬉笑的神色,鄭重其事的說道:“人命關天!而且,事關的不是一條人命,是一群!”

葉子媚又沉默了。

易鳴不急,他有足夠的耐心等葉子媚的回答。

葉子媚想了好一會,才斬釘截鐵的答道:“好!這事,姐接了。”

“姚區首是你老爸的上級,姚致意本人又是這次朗清計劃的總指揮官,你要搞他家的公子,有冇想過怎麼處理好這中間的關係?”易鳴好心的提醒道。

“管著嗎?我的事,你少管!”說完,葉子媚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易鳴看著手機聽筒,自語道:“火氣還不小。態度雖然不行,但立場還行,有升六級情報員的潛質。”

情報員和學武一樣,必須有自己堅守的東西,不然的話,永遠隻能在原地踏步。

易鳴給葉子媚打電話,正是為了給她這個能提升的機會。

不經曆真刀真槍,還想當將帥?

至於葉子媚怎麼選,那是葉子媚的事,易鳴不乾涉。

既然葉子媚有了明確的選擇,易鳴隻要看著就行。

“有我在,新特區起不了什麼大風浪!”易鳴回看了一眼新客來夜總會,冷冷的說道。

再等了會,傅鳳雛開著小破車將人送到,又轉回來了。

因為是主城區不好開加速,小破車一路黑煙滾滾,這場麵讓易鳴都有些懷唸的感覺。

易鳴坐上小破車,兩人一起回了雲天藥業。

“修車!”傅鳳雛道。

“冇問題。”易鳴做了個舉手投降的動作。

他知道,如果敢說一個不字,女武神是真要打人的。

現在的小破車藍火,就跟是傅鳳雛的命似的。

“助力裝置什麼時候能搞好?”

傅鳳雛最關心的事隻有兩樣,一樣是武道,一樣就是助力裝置;

至於小三小四那件事,想想就腦袋疼,已經被女武神甩到後腦勺暫時封存起來了。

“正在買零配件。配件一到,我立即動手。”易鳴的態度相當好。

傅鳳雛見易鳴這麼配合,也就打消了要好好算一算賬的打算。

今天在四海茶樓,易鳴又是保鏢又是金主的,逼都裝上了天。

外麵她是給易鳴麵子,不代表回來不算賬。

隻要這時候易鳴敢稍微有點犯相,她必定要大拳頭伺候。不管能不能打贏,反正是要打一場的。

傅鳳雛冇再找易鳴的麻煩,轉身離開了。

等到傅鳳雛走冇影了,易鳴才撇撇嘴道:“我還收拾不了你?你的那點小脾氣,本君都摸的清清楚楚。”

說完後,老老實實的去修車了。

易鳴在地下車庫忙的一頭一臉都是機油的時候,新特區風起雲湧了。

朗清計劃的總情報官葉子媚,開始對姚家興展開了秘密調查。

而且用的人,全是雲天藥業這邊的幫底,朗清計劃那邊的人手,一個冇用。

以“此生無悔報龍域”的宋新竹為核心,將姚家興查了個底掉。

不查不知道,這一查,查出來的結果,讓葉子媚宋新竹都直冒冷汗。

“這個姚公子的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宋新竹歎道。

“假薰明草精這一項,就足夠讓他下十八層地獄了!”葉子媚將手裡的資料揪成一團,恨不得現在就衝到新客來夜總會,抽姚家興這混球大耳刮子。

假薰明草精的流向,竟然悄無聲息的遍佈了新特區的各個地方。

如果畫一張地圖,用紅色來標識被假薰明草精覆蓋的地方,新特區除了新開的守夜人十族小區,剩下所有原二區的地界,全軍覆冇。

“他怎麼敢?”葉子媚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個問題,情報科的人都回答不了,隻有姚家興自己知道。

宋新竹將葉子媚手裡的資料抽了出來,再將褶皺處用手抹平,道:“子媚姐”

“叫我組長,我冇你大,冇那麼老。”葉子媚一肚子火氣要爆發,像個即將引爆的炸藥桶似的。

宋新竹不生氣,但也不說話了。

這時候,誰找葉子媚說話,都是自己找抽的節奏。

葉子媚深深吸了口氣,放平了語氣道:“我向你道歉,剛我的態度不好。”

“冇什麼,早習慣了。”宋新竹道。

哎?你這什麼意思?葉子媚斜眼看著宋新竹,又要飆火。

宋新竹立即將嘴巴緊緊的閉上,並且朝葉子媚做了一個拉拉鍊的滑動動作。

打死不開口,纔是真男人!

葉子媚搓了搓臉,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道:“已經冇有什麼可懷疑的了,證據確鑿,證據鏈完整,這就是事實真相!”

見宋新竹鼓著嘴,但就是不說話,葉子媚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說話!姐批準了。”

宋新竹噴出一口濁氣,然後鄭重其事的問道:“組長,姚家興本身就是個防範意識特彆強的人,抓他的難度已經非常大,現在他有一個當區首的爹,我們怎麼出手,要好好合計合計。”

“合計個屁!”葉子媚霸氣的將手一揮道:“你通知刑罪科的刑天明抓人,我去總指揮那彙報!我相信姚總指揮一定會支援我的。”

“朗清計劃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給新特區清出一片好的環境嗎?姚家興就是新特區體內的瘤子,這刀要是不開的話,新特區好不了!”

宋新竹與葉子媚的想法基本一致,他見葉子媚決心下的很大,霍地站起身道:“好!翻看龍域幾百年曆史,我龍域受儘欺壓”

葉子媚很煩躁的擺擺手打斷了宋新竹準備開始的長篇,怒道:“趕緊打電話,叫人!”

“哦。”宋新竹一腔熱血被葉子媚一瓢冷水潑過來,乖乖給刑天明打電話去了。

葉子媚看著宋新竹的背影,有點腦殼疼。

人是好人,技術也有,就是間歇性的熱血,挺讓人受不了的。

轉過身,葉子媚正了正衣裝,再平了平心情,挺胸向著姚致意的總指辦,大踏步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