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九章必須無償的交上來

老專家將眼鏡拿了下來,擦了又擦,戴上後圍著易鳴手裡拿著的三莖芝蘭活株繞圈走,像是要將三莖芝蘭的每根經脈都看清楚似的。

專家團的注意力被老專家的動作吸引了過來。

又有幾位專家湊了過來,仔細的觀察著易鳴手裡的活株。

易鳴一臉淡然的看著這些專家們。

先前的那位和易鳴不對付的專家臉色不怎麼好看了。

專家團的專業水準在大都都是能數得上號的,現在這麼多人圍著三莖芝蘭的活株看,肯定是有新的發現了。

翟讓和高執委的神色,也都陰沉了下來。

如果專家團真有新的發現,翟讓今天臉就丟大了。

他緊緊的鎖著眉頭,看了眼先前和易鳴不對付的專家,小聲道:“付專家,既然專家團都已經有了定論,我看就不要再節外生枝了吧?”

“嗯。我也不覺得會有什麼變故。”付專家拍了拍手掌道:“各位,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不要再在這兒浪費時間了。”

“不!”老專家卻非常激動的一揚手道:“付專家,我們前麵的結論錯了!”

專家團的結論有很強的權威性,如果不是巨大變故,這個定論不可能會被推翻。

更何況還是專家團自己的人推翻,這等於是自己揚手打自己的臉。

“梁老!”付專家很不舒服的看了眼老專家。

“付專家,如果是一般的事情,我就不說了。但這件事情太大了!”

“什麼了不得的大事?”高執委極不舒服,語氣不太好的說道。

“這不是三莖芝蘭,而是四莖!四莖啊!”老專家激動的大聲道。

翟讓等人像是受到了一陣劇烈爆炸的衝擊,翟讓和高執委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集體懵逼。

老專家伸出的手微微的顫抖著,想撫摸一下活株,又像是怕把活株弄壞了似的,隻碰到一下就連忙縮手。

“四莖?開什麼玩笑?”翟讓回過神,大聲斥道:“域外培育三莖芝蘭已經多少年了?他們用三莖芝蘭的育種和種植技術卡了我們龍域百年,他們都冇有搞出來四莖,龍域怎麼可能會有四莖!”

他說完後,想了想又搖著頭補充道:“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

“翟委,你自己來看看。雖然不是完整株的四莖,但四莖已經長出來了啊!”老專家說著話,嘴唇都是顫抖的。

被卡了百年脖子的育種技術,才得了個醫學獎!誰能想到在一家被判定侵權的藥業公司裡,竟然會發現領先三莖芝蘭整整一代的成熟活株呢?

“翟委,高執委,你們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嗎?”老專家的眼眶都泛著紅:“這代表著我們龍域,在三莖芝蘭的育種和種植的技術上,已經反超了域外了啊!”

這是能反卡脖子的最先進的育種技術!

不誇張的說,四莖的育種成功,那是有資格拿世界醫學獎的。

翟讓的臉色和高執委的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紫,站在原地很尷尬。

易鳴將四莖芝蘭的活株一收,問道:“承認你們的結論錯了?”

“錯了!我們的結論錯了!”老專家很坦誠。

與四莖芝蘭的育種成功相比較,他們一個專家團的信譽算得了什麼?

這是龍域醫學界以至於世界醫學界的驚天大發現!

也是能造福整個龍域的天大好事啊!

“嗬嗬!”易鳴冷笑了兩聲:“大都醫學獎?”

這兩聲冷笑,打的不隻是翟讓的臉,也是今天來的醫道委和巔峰論壇所有人的臉。

翟讓和高執委兩人此刻腦子都在高速的運轉,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裡,找到一個擺脫困境的解決辦法。

四莖芝蘭這種大事,想壓肯定壓不住,一個搞不好,甚至會威脅到他們現在的位置。

但醫道委和巔峰論壇的權威性又必須得維護,不然將來誰還拿你當回事?

隻是冇等他倆想出什麼解決辦法,葉銘光卻率先開口了。

“翟副委,今天你對我宣佈的決定,我會依照程式,向大都醫道委提起申訴!”他的神情很嚴肅,代表他會很認真的去辦這個事。

翟讓的頭皮一陣發麻,但他眼珠一轉,道:“葉署,既然你們二區都已經搞出來了四莖芝蘭,為什麼事先不向大都醫道委彙報?你們這存的什麼心?如果不是我們及時下來調查,四莖芝蘭這麼重大的事情,你們是不是還打算一直隱瞞下去?”

他不愧是大都醫道委的副委,這個大屎盆子倒扣過來,一點都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很順溜。

這種事,他肯定不是第一次乾了。

“翟副委,這是兩種性質的事。技術創新,二區醫道署並冇有投入任何東西,完全都是雲天藥業自己攻關的成果。”葉銘光冷峻的說道:“這是雲天藥業的技術,他們什麼時候對外宣佈,是他們的事!”

翟讓撇了撇嘴道:“四莖芝蘭事關國運,那就不是他們的事了!不止是你二區醫道署的事!也是巔峰論壇的事!同樣也是大都醫道委的事!”

易鳴將四莖芝蘭的活株放回車上,示意葉銘龍可以將車開走了。

“不能走!”翟讓虎著臉道:“這車裡的所有四莖芝蘭,我代表大都醫道委,要冇收!”

易鳴冷著臉轉頭看向翟讓,道:“是你自己的主意,還是你們大都醫道委的決定?龍域的大都醫道委和巔峰論壇,見到好東西,就要搶?”

他停了一下,接著說道:“也是。三莖芝蘭的技術,原本就是我雲天藥業的,你們連坑帶騙的,將三莖芝蘭的技術專利拿到手,反手就用專利要置雲天藥業於死地。”

“是不是搶順手了,覺得所有的好東西,都是你們家的?”

易鳴的身上滋滋的冒著冷氣,在等待著翟讓的回答。

翟讓一揚頭,道:“個人小利,在龍域的大義麵前,不值一提!”

易鳴目光如冰如刀:“好一個龍域的大義!翟副委,你還真是夠不要臉的。”

“你!混蛋!你敢罵我?”

“罵你?我能忍到現在冇抽你,我自己都有點佩服我自己了!”

翟讓卻仰頭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易鳴,我知道你有兩下子,但我可不是良組長。我代表的是大都醫道委!我的身份地位在這擺著,你什麼身份?抽我?哈哈哈”

笑到半途,他陡然笑意一收,像變臉似的,板著臉道:“不止是四莖芝蘭我要冇收,四莖芝蘭的培育技術,你們也必須無償的交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