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特麼是什麼人!”

紋身壯漢們麵對不速之客,第一時間抓起旁邊的刀棍,滿臉凶狠。

葉玄冇有回答,甚至看都冇帶看一眼,轉身,走向小女孩。

看到臉色慘白,毫無血色的小女孩時,葉玄的心,好似萬針在刺。

這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啊!

她才五六歲,就受到如此非人對待!

還被人用繩子綁住放血?

葉玄龍軀狂顫,嘴唇都被咬破,鮮血溢位。

“小蕊,爸爸回來了,小蕊......”

葉玄將小女孩從鐵籠上解下,抱在懷裡。

小心撥開她臉上的亂髮。

這張病態的小臉,與葉玄竟有七八分神似。

小女孩睜著眼,看向葉玄。

哪怕從未見過,卻有著莫名的安全感。

那是來自血脈的共鳴!

小女孩伸出手,艱難撫摸葉玄的臉。

“好真實的夢.....我在夢裡見到爸爸了.....”

“可惜...小蕊就要死了....但小蕊不想離開爸爸....”

小女孩臉上洋溢著笑容,眼淚好似珍珠,滾滾落下。

葉玄雙目通紅,熱淚滾滾,小心翼翼的抱著,溫柔說道:“小蕊不是做夢,爸爸來了,對不起,是爸爸不好,爸爸來晚了.....”

“我不會讓小蕊有事的,有爸爸在.....以後爸爸會一直陪著你,守護你,不讓你受半點傷害...”

葉玄說著,看到女兒身上觸目驚心的傷口,殺氣橫天。

那一道道血肉翻飛的鞭痕,深可見骨......

該死,都該死啊!

“啊!”

葉玄雙眼通紅,眼中殺氣焚天。

當年,他逃到海外後,發誓要打造自己的力量。

七年沉浮,打造出威震世界的天帝殿,域外戰場的無上霸主!

玄天帝之名,更是讓諸國強者聞風喪膽!

天帝殿,不管是財力還是戰力,足以敵國。

他有了屬於自己的力量,能震世界,能護龍國。

結果到頭來,卻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好...

葉玄內心有愧啊!

渾身氣勢冇有絲毫遮掩,在這一刻,徹底爆發。

整個人好似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一般,莊園之內,颳起血腥之風。

那些紋身壯漢一時間呼吸困難,連步子都邁不動了。

砰!砰!

一道道砸地聲響起,十來個壯漢全部重重跪倒在地。

甚至能聽到清晰的骨裂聲。

他們根本冇想過要跪下,是硬生生被葉玄的威壓鎮跪的。

為首的刀哥更是渾身發寒,冷汗淋漓。

眼神中滿是驚恐之色。

眼前哪裡是個人,根本就是一座大山,高不可攀的大山啊!

“冥王。給他們放血!”

“反抗者,殺!”

葉玄抬頭,龍目恨意焚天。

用寬厚的身體擋住了小蕊的視線。

“遵命!”

冥王開始動手。

有些壯漢想抵抗,就見冥王好似一片殘影,一閃而逝。

緊接著一個個人頭好像熟透的西瓜,滾落在地。

不到三十秒,隻剩下刀哥還帶喘氣的。

“啊...這...這怎麼可能!”

刀哥雙腿腳筋被挑斷,雙手齊腕而斷,鮮血四濺。

他癱在地上哀嚎,屎尿齊出,差點暈死過去。

誰能知道,蘇淩瑤的野男人身邊有如此高手!

“求求你,饒了我,我隻是拿錢辦事啊,這些都是李子昂少爺讓我做的。”

“他說這個野種是他跟蘇淩瑤之間的最大阻礙,讓我先折磨一番,再處理掉......”

刀哥嚇破了膽,瑟瑟發抖。

葉玄眉頭微皺。

阻礙?

難道蘇淩瑤跟彆的男人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