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整個蔚藍天空中顯現出不少白雲,太陽從白色的山巒間跳躍出來,把耀眼的光芒射向大地。

與此同時,太極殿中。

周擎天正經危坐之上,一條大長腿隨意伸展,閉著眼睛,一如既往的聽著文武百官在殿下參奏。

眾臣嘰嘰喳喳,喋喋不休。

“說來說去都是同樣的幾句話…這幾個老臣還真是不嫌費嘴皮子…”

龍位上,周擎天撐著腮,在心中默默暗道。

他有點想不通。

自己既然已經穿越到古代,做了最強的帝王,那為何又要每日準時準點的像上班一樣的上朝呢?

難道不管到了哪裡,都逃不過早八人的命運嗎!

朝堂之上。

一般需要參奏的人和事,總歸分為幾個類型。

ps://m.vp.

貪官受賄,忤逆不孝,重修寺廟,堤水河壩…

自打穿越以來,每一次上朝,這些話便會在周擎天的耳朵來來回迴轉上個好幾遍。

其實,自己已經提出很多解決方法了。

比如貪官汙吏**就統統發配邊疆,忤逆不孝父母便永生不能參加科考,隻能做苦力長工。

而重修寺廟,堤水河壩這樣的工程,在古代時期,其奇妙之處就像是填補一個無底洞一樣。

永遠都結束不了,永遠都會有新的情況出現。

周擎天很納悶,同樣,他聽的也十分不耐煩。

隻聽,殿下的話音落下,大殿之內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在等待周擎天的回覆。

“陛下…陛下…”

見周擎天無動於衷,一旁的魏忠賢趕忙湊在身邊,小聲提醒道。

“陛下,李尚書在等您的回答呢。”

恍然之間,周擎天回過神來。

他眨了眨自己那對細長的桃花眼,勾唇迴應:“朕知道了,李尚書,朕撥款三十萬兩修繕寺廟就是。”

“這點小事,下次就不要在殿上通報。”

“另外,朕這三十萬輛可出,但修繕寺廟的全程必須由魏忠賢全程看顧。”

“另外,朕要同你們講清楚,不要想著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偷雞摸狗之事。”

“天底下如若真有那麼多需要修繕的寺廟和水壩,朕也不是怨種,定要看個清楚纔會掏銀子。”

周擎天的一番話落下,殿下之人都聽了個真切。

李尚書抬了抬眼皮,顫了顫嘴唇,想要說的話遞到嘴邊,下一秒又全都統統咽回了肚子裡。

很明顯,周擎天指桑罵槐,殺雞儆猴。

他就是要告誡大殿之下的所有人。

為了天下子民,這個錢他可以出,但自己絕不是大怨種,其中的門門道道,定是要搞個清楚才行。

萬不能讓心懷鬼胎之人,貪汙霸占些什麼。

而提出修繕寺廟的李尚書,瞬然之間就便成了周擎天拿來開刀的第一人。

尷尬的氣氛瞬間傳遍了整個大殿之內。

左丞相王珪見狀,微微躬起身子,快步走上前來,貼心的緩和氣氛:“陛下,李尚書斷然也是好意。”

“您想讓魏公公幫忙看顧,也是對修繕寺廟的重視,隻是看來這幾日,可要苦了魏公公多忙活些。”

“說來也是,陛下可能有所不知,我家小女後日成親,還特地約了魏公公上門做個見證。”

聽聞王珪這樣說,周擎天頓時眼前一亮。

他往前湊了湊身子,厚薄適中的紅唇在此時盪漾出了令人目眩的笑容。

對於王珪剛剛說的話裡。

他很明顯隻聽到了‘我家小女後日成親’幾個字。

“左丞相,你家小女後日成親?你怎也不同朕說一聲?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一問三連過後,周擎天又揚了揚手臂,轉頭說道。

“魏忠賢,退朝吧,朕乏了!”

“王珪,你留下!”

“是,陛下。”

半晌,太極殿中的眾朝臣幾乎全都退了下去。

殿內瞬間變得空蕩蕩的,但氣氛似乎要比人多時,變得更融洽一些。

“陛下贖罪,臣未告知陛下,並不是刻意隱瞞,隻是眾臣家中辦喜事,從未有告知君上的舊例呀。”

“您是一朝國君,難道臣還能奢望您特地出宮,來參加小女的成婚儀式不成?”

“這樣看起來…免不了被人說,臣是恃寵而驕,衝著陛下的賞賜去的。”

王珪一臉為難的解釋著,一雙劍眉皺在了一起。

“這有什麼的,朕就是要觀你王家女兒的成婚大禮,誰敢說個不字?”

很快,周擎天一本正經的反問著。

從其肅穆的神情中,王珪和魏忠賢幾乎能看得出來,他似乎是正有此意。

……

殿外,全程黑著臉走出太極殿的李尚書佝僂著身子,默不作聲地向前走著。

半個時辰前,周擎天在大殿之上說的那番話,此時正不停的縈繞在他的耳邊,揮之不去。

“李尚書留步!”

很快,有人從其背後叫了一聲。

李尚書緩緩停下腳步,並冇有回過頭去。

很快,身穿著丞相製服的王陽虎快步趕了上來,他挑著眉,氣喘籲籲的一臉真誠道。

“哎呦,李尚書到底是年輕,這走起路來,似如疾風,我這老頭是一點都趕不上!”

李尚書聽聞此言,嘴角抽搐了一下,淡然開口迴應。

“王丞相真是會說笑,您的歲數比起我來,不過也就大五年而已,怎就成了老頭?”

二人默契十足的一同向前,繼續走著。

王陽虎臉上撐著笑容,不假思索的繼續說道:“大五年也是大,這一點,李尚書自是承認的吧!”

隻見,李尚書並冇有迴應,而是選擇了沉默。

王陽虎見狀,繼續仰起頭來,朗聲說著。

“那既然如此,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惱,前輩總是會比後輩看的更清楚些,李尚書,你說是吧?”

同為朝中文官,同為周擎天手底下的朝臣。

王陽虎和李尚書自然都是聰明之人,前者因一句話,後者自然也是聽的很明白。

隨即,李尚書轉眸望去,與對方的視線相撞。

二人四目相對,彼此瞬間心領神會。

“其實本冇什麼,隻是剛剛陛下在殿上說的那番話,未免也太駁本官的麵子。”

“本官提出修繕寺廟…難…難不成是衝著國庫裡的金銀財寶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