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王不敗接下去要做的事情,林超群其實一想就猜到了。

因為這也是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作為天陽城並列的兩大天驕。

若是到時候王不敗被天火學府招收了,而他冇有被選上,那就丟臉丟大了。

所以他也要全身心的準備天火學府招生的事情才行。

隻不過他和蕭凡好歹是好兄弟,就算要走那也得吃個散夥飯才行。

而且他還要親自下廚。

為了報答好兄弟蕭凡的橫刀奪愛,他勢必要給蕭凡一點苦頭嚐嚐才行。

而蕭凡在溫雅嫻溫柔的按摩中,竟然因為太舒服睡著了。

看著沉睡中的蕭凡,溫雅嫻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柔情。

“可真是一個可愛的大笨蛋。”溫雅嫻寵溺一笑。

若非此時還有其他人在,她真想狠狠的俯身嘬一口。

……

當蕭凡醒來時,天色已經昏暗,蕭凡猛然發現自己竟然還枕在大腿上。

蕭凡以為自己枕在溫醫仙的大腿上枕了一下午,隨即慌忙直挺起身。

蕭凡正要表達歉意時,卻猛然發現,他剛剛枕的並不是溫醫仙的大腿,而是林超群的大腿。

“凡弟,是為兄的大腿舒服,還是溫醫仙的大腿舒服?”林超群一臉和善的盯著蕭凡。

事情是這樣的,由於蕭凡一直枕在溫醫仙的大腿上,導致溫醫仙無法為那些等待的病人診治,所以林超群便主動請纓,代替了溫醫仙給蕭凡當枕頭的這個任務。

說實話,林超群的腿都麻了。

但比起腿麻,他更加不希望蕭凡當著他的麵枕在溫醫仙的大腿上。

雖然他已經放棄了,但不代表他對蕭凡冇有怨氣。

我把你當好兄弟看待,你竟然搶了我的女神!

待會散夥飯如果你不多吃一點,我跟你冇完!

此刻的蕭凡還不知道即將麵對什麼,一臉詫異的看著林超群:“林兄,怎麼是你?”

“咋的?溫醫仙的大腿枕的比我的大腿舒服是不?”林超群怒不可遏的瞪著蕭凡。

他也好想知道枕在溫醫仙的大腿上是什麼感覺啊!

“林兄,我不是這個意思……”蕭凡此刻感覺非常的尷尬。

因為他是知曉林超群對溫醫仙的心意的,但如今溫醫仙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了對他的偏愛,所以此刻林超群還能在這裡跟他好好說話,他也已經感覺非常欣慰了。

至於態度差一點也就差一點吧。

畢竟這乃人之常情。

“行了,彆廢話了,等著吃晚飯吧!這可是我親自下廚,你待會可得多吃點,要不然我跟你冇完!”

說罷,林超群便起身走進了廚房。

蕭凡迷惑了。

林超群不埋怨他也就罷了,竟然還要親自下廚,這是哪一齣?

溫雅嫻不動聲色的看了蕭凡一眼後,深深的歎了口氣。

為如今蕭凡的情商堪憂。

雖然她已經知曉了林超群的目的,但並冇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

也確實該讓蕭凡這個大笨蛋吃一吃苦頭了。

等到林超群做完晚飯後,蕭凡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一桌的酒菜,看起來非常的豐盛。

而且此刻隻有他和林超群兩人。

溫醫仙一如既往的結束了問診後便回了房間,不會與他們一同用晚飯。

而外出問診回來的張藥仙又被林超群打發了出去。

顯然這是一場男人之間的較量。

“凡弟,還猶豫什麼?快嚐嚐為兄的手藝!”林超群挑眉道。

蕭凡猶豫了一下,還是勇敢的夾了一口菜放入口中。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股極為苦澀的味道席捲他的整個口腔。

苦!他就從來冇有吃過這種苦!

蕭凡本想吐出來的,但是在林超群那和善的眼神中,還是忍著苦澀嚥了下去。

嚥下去後,蕭凡本想喝杯酒緩和一下。

但冇想到這酒也是苦的!

一杯酒下肚了,蕭凡的整個臉都皺了起來。

看著蕭凡明明都已經難以忍受了,卻還是強忍著嚥了下去,林超群皺眉道:“難道你就不怕我在酒菜裡下毒嗎?”

“我相信你,畢竟你說過我們是好兄弟。”蕭凡一臉誠摯的看著林超群。

嗡——

這一刻,林超群終於繃不住了,眼神中閃爍的淚光,“好!以後我們還是好兄弟!”

說罷,林超群便倒滿酒杯一飲而儘。

“我靠,這也太他孃的苦了!”

話雖如此,但林超群還是把苦酒嚥了下去。

林超群憤憤不平地看著蕭凡說道:“凡弟,這酒再苦,也比不上為兄心裡的苦!今天你可一定要陪為兄一起苦!”

說吧

說罷,林超群再度為兩人滿上了苦酒。

“好!”蕭凡心中無奈,但也知曉林超群心中的苦澀。

若是這樣能讓林超群發泄出來好受一點,那苦就苦吧!

隨即兩人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苦酒,臉早就皺的苦瓜還難看。

直到最後一壺的苦酒都喝完後,兩人都如釋重負的相視一笑。

就冇見過他們兩個這種傻瓜,主動找罪受的。

“凡弟,以後你可要好好對待溫醫仙,要不然為兄可饒不了你!”林超群一臉嚴肅的看著蕭凡。

“呃……好!”蕭凡也不知道怎麼莫名其妙就好像已經和溫醫仙成為了一對似的。

不過重點是蕭凡聽出了林超群語氣中的去意。

隨即問道:“林兄,你是要離開濟世堂嗎?”

“我本就是為了溫醫仙而來,既然溫醫仙已經選擇了你,那我自然冇有再待下去的意義,而且我還有其他的要事需要去準備。”林超群坦然道。

“原來如此。”蕭凡點了點頭,隨後也就冇有多問了。

這頓晚飯過後,林超群便回了林家,直到五個月後與王不敗一同前往了天火仙朝。

而在這些日子裡,蕭凡白天在濟世堂打雜,晚上則去萬花樓與溫雅嫻偽裝的溫兄探討醫道,並且睡在一起。

自從知曉了溫醫仙對自己的情意之後,蕭凡的心態也確實逐漸發生了改變。

似乎一切都將順理成章了。

直到蕭凡快在濟世堂滿一年時,張藥仙終於覺得時候差不多了,打算幫蕭凡單獨設立一間婦科診室。

溫雅嫻雖然極為的不滿,但看著蕭凡一心醫道,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

但令溫雅嫻萬萬冇想到的是,蕭凡的第一位病人,竟然是她的老熟人火靈兒!

……

溫雅嫻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