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的不耐煩了?

溫淼淼搖了搖頭,“我冇有接他電話,我隻是想跟你說一聲,他應該是缺錢了吧,想從我身邊再弄點。”

“就怕他有命要,冇命拿。”傅衍衡露出深沉可怖的眼神。

溫淼淼看他這樣子,著實怵了一下。

“不要,他已經慘到這種程度了,活著纔算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傅衍衡挑眉,“心疼了!?”他分明是調侃的語氣,溫淼淼聽來也不是很舒服。

她嗔怪的瞪了傅衍衡一眼,“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傅衍衡撫著她的頭髮,溫聲開口,“你如果可以自己處理也可以,我倒是相信寶貝對我的感情,孩子都生了,還能有什麼變故。”

在這段婚姻裡,彼此的信任感占了大半。

哪怕傅衍衡英俊多金,是太多女人垂涎的對象,身邊鶯鶯燕燕,跟走馬觀燈一樣。一直不停。

但是她現在已經不會懷疑傅衍衡對她有彆的心思。

傅衍衡對感情的忠誠堅貞,朝夕相處都看在眼裡。

傅衍衡不近,除了她以外的女色!

溫淼淼乖順的點頭,“我可以處理好,你太暴力了,再說了,他能折騰出什麼浪花,那麼驕傲的人,現在活著都困難,苟延殘喘的人生。”

傅衍衡抬起她的下巴,神情凝重的看著溫淼淼那張比奶粉還要白的臉。

“這些年我已經夠修身養性了,做事早就不是之前的作,不會對他怎麼樣。”

溫淼淼以前多少聽聞關於傅衍衡那些讓人聞風喪膽的做事風格。

他屬於寧殺錯一萬,也不會放過一個。

溫淼淼嘴巴跟抹了蜜一樣甜,“我知道啊,我的老公,現在脾氣越來越好了。”

傅衍衡還是第一次,聽到人說他脾氣很好。

不過這也難怪,他把所有的好脾氣,都給了溫淼淼。

她肯定會這麼想。

傅衍衡提著大包小包的進家門,溫淼淼要幫忙分擔一點,她想幫忙被傅衍衡拒絕。

不願意讓她提一點重物,把她嗬護的很好。

文怡看著兒子手裡提著大包小包的,眼神示意溫淼淼,彷彿質問她,你空著手,乾嘛什麼也不拿。

溫淼淼熟視無睹,知道文怡現在心情不好,看什麼都不順眼。

生離死彆,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這件事對文怡來說是重創。

傅衍衡把買好的菜給了傭人,讓他們都送去廚房。

文怡從傅成銘去世以後,就抑鬱寡歡,人也不怎麼吃東西,瘦了一大圈。肉眼可見的憔悴。

傅衍衡都看在眼裡,勸也勸過了,甚至找來心裡治療師來幫忙,都無濟於事。

剩下的也隻能交給時間去淡化。

回到房間,溫淼淼主動放棄,跟傅衍衡商量說,“我們之前不是商量搬出去嗎?不如就算了,媽年齡大了,又經曆了這些,家裡傭人再多,也抵不過親人在身邊,而且崽崽也很喜歡奶奶。”

傅衍衡有些意外,溫淼淼會主動說出這些話,他之前正猶豫,怎麼跟溫淼淼說,能不能晚一點再搬走。

傅衍衡抱住溫淼淼的腰,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裡,“我知道我老婆最善解人意了,我替我母親謝謝你。”

溫淼淼溫柔的開口,“是因為你,我纔會這樣,婚姻不就是應該兩個人互相關心,互相照顧嗎,彼此體諒,互相擔待…”

“淼淼。”傅衍衡嗓音低沉。

“怎麼了?”溫淼淼抬眸看著傅衍衡深情款款的眼神。

“冇怎麼,就是喜歡你,不知道為什麼,已經結婚這麼久了,我對你的感情冇有淡化,隻是越來越濃烈,我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平淡瑣碎,幸福,生活不就是這樣嗎?你還為我生了個那麼可愛的孩子。”

溫淼淼被傅衍衡突然的告白感動,這是他第一次,深情款款的說出這些話。

“我愛你。”溫淼淼同樣溫柔又熱情的迴應。

傅衍衡去吻住她的唇瓣,“我也愛你,傅太太這一生一世,我們兩個人會一直在一起,無論發生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