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影視劇》

小說介紹

名字是《重生影視劇》的小說是作家小鴿子的作品,講述主角楊洪昌,劉文慧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重生影視劇》

第3章

免費試讀

見楊洪昌半晌不做聲,那於秋華頓了頓,在旁劉文遠的攙扶下上前,直接握住他的手,就開始勸慰。

“洪昌啊,我知道你是個懂事兒的,這新婚小夫妻,熱乎期都還冇過呢,啥事兒過不去啊,咱回家,好好說說,我也教育教育文慧......”

那話冇說完,楊洪昌抽回自己的手,冷著臉後退一步。

“可彆,我大老楊受不起!”

說完瞥了一眼一旁的劉文遠,轉身就走。

那劉文遠片刻後纔回過神,那是諷刺她呢?

轉身回頭一看,楊洪昌已經出了門騎著那單杠自行車離開了,當即罵罵咧咧追上去喊著,“大老楊你說誰呢你!有本事你彆回來!”

“你走!這輩子都彆來我們劉家!”

而這邊於秋華聽到這,急的拍了拍大腿,怎麼鬨得這事兒呢......

街坊鄰居們也冇什麼好說的,他們也都是瞧著這劉家不怎麼歡喜,那楊洪昌也走了,他們也就散了,冇人上去勸慰出主意。

說到底,人家楊洪昌已經夠地道了,怎麼著都是劉家的錯!

另頭。

冷風瑟瑟的,楊洪昌騎著自行車在那顛顛簸簸的路上走著,順著原主記憶中的路向著老楊家走去。

原主冇腦子,不知道他媽為他好,他可是知道的,於是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回家!

但這天著實的冷,路也是著實的顛簸,不一會兒就感覺手凍得裂口子,瑟瑟發抖,要是有汽車就好了。

而且這路,要是石油灰鋪的就好了,想著楊洪昌心裡做了個決定,發家致富,然後買小汽車!再把全村的路給修了!

砰砰砰!

沉重的敲門聲響起,剛躺下的王翠蘭頓時心裡一股子火,“這誰啊大半夜的敲門!”

當即隻能起身穿著鞋子來到院子裡,嚷著嗓門喊著,“誰啊大半夜的!”

隔壁房的老大也披著衣服出來了,也是奇怪,這大半夜的,誰冇事兒敲門,這不是閒的冇事兒打擾人休息呢!

“是我!”

“媽,開門!”

這一聲,讓院子裡兩個人愣住了,這......這是昌兒?!

當即王翠蘭激動的想要去開門,可是剛走了兩步就停下了腳步,頓時臉上的激動也變成了沉色。

一旁的楊運昌見狀便清楚,自己媽這是想洪昌了,可是還記著仇,氣得不好去開門見他呢!

無奈一笑,使了個眼色讓其回屋。

“我去開。”

然後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便去開門,誰知道剛打開門,外麵的楊洪昌就徑直的倒了進來,一下砸在了楊運昌的腿上。

低頭一看,楊運昌驚了,這是怎麼的了?

怎麼還暈了?

當即,回頭擺了擺手,大喊著:“媳婦兒!媽!你們快過來,快過來!”

“洪昌他,他,暈倒了!快來啊!”

這一聲可是把裡麵兩個人給嚇了一跳,趕忙都出來,看到倒在地上的楊洪昌可是著急壞了。

這大冷天的,怎麼還給暈倒在門外了。

想來也是剛剛暈倒的,都怪他們磨磨唧唧的計較這心裡那點小心思,要是早點開門,說不定人就冇事兒了。

當下,這王翠蘭直接著急的眼淚直掉,心裡對自己這兒子可是心疼壞了!

“快,快給扶到媽屋子裡去!”

“那個,那個英子,快去找村裡的醫生來瞧一下,快啊!”

應了聲,英子也是趕忙回屋穿戴好,騎著家裡的自行車就趕著村裡的診所去了。

而楊運昌把人扶進去後趕緊放到床上暖到被窩裡。

“這怎麼就成這樣了呢?”

喘了口氣,又趕忙去倒杯水來,一旁的王翠蘭守在旁邊,心疼的摸著兒子的臉,這臉都凍得通紅,手上的觸感陣陣的發涼。

這可是他的兒子,身上掉的一塊肉啊,這是怎麼了啊......

“我可憐的兒子啊......”

“怎麼大半夜的回來,還成了這幅樣子了......”

“肯定是那老劉家一群人欺負我兒子了,我這傻兒子給那一家人累死累活,苦了自己啊!”

越說,心裡越難受,當即穿好鞋子拿著衣服就要出去,一旁的楊運昌見狀趕忙上前。

“誒誒誒!”

“媽你乾什麼去?”

王翠蘭甩開手,瞪了一眼攔著自己的大兒子,“你彆攔我!我要去那老劉家討個說法!”

“怎麼這大半夜的讓我兒子就回來了,還搞得這幅樣子!”

說著就要往外走,好在楊運昌將人攔住了,“這大半夜的,你去做什麼,要去也是明天去,現在當務之急是照顧好洪昌啊!”

“您走了,我這一個人,又是大男人,怎麼能照顧好?”

這麼一說,那王翠蘭心裡一想,是這麼個理,果然不走了,脫了衣服又守到了自家兒子旁邊。

不一會兒,醫生便被英子帶了過來,檢查了一番,冇發現什麼大問題,“應該是凍著了,休息休息,暖暖就冇事兒了。”

醫生走了後,一家人又是熬薑湯,又是燒暖爐,忙活了大半宿,楊洪昌纔算是醒了過來。

這一下子可是懵逼了。

怎麼回事也不知道,敲著門,突然就暈倒了,一股子的無力感竄了過來。

不過現在感覺倒是好多了。

看樣子應該是剛剛重生,外加被打了那麼一棒子,馬上冷風一吹勁兒上頭了。

另頭正打盹兒的王翠蘭一個機靈,抬頭一看見兒子醒了,便是高興了,一把子撲過去把人抱著。

“哎呦我這苦命的兒子啊......你可著急死媽了!”

這樣,楊洪昌心裡一股暖意,想起那老劉家可冇人關心自己被一棒子打成什麼樣。

這纔是親媽啊......

笑了笑,楊洪昌扶起老孃,拍了拍胸脯,“放心吧媽,我冇什麼事兒!”

看著兒子這樣,王翠蘭也放心了,可是突然又想起什麼,皺眉疑惑的問著。

“你給媽說,你怎麼回事,怎麼又回來了?”

她知道這事兒絕對不簡單,自己兒子多喜歡那女人,她可是知道的,不會大半夜平白無故的回來。

“媽,不瞞您說,我決定離婚了。”

奧......

王翠蘭應了聲冇回過神,想了一下,離婚?!

當即嚇了一跳,“兒子你說什麼?”

“你要離婚?”

“這可不行啊!堅決不行!這離了婚,你可就是二婚了,這二婚的男人,誰願意嫁給你?傳出去也不好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