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向東難得和妻子出門一趟,第二天一早,就把於咚咚打包送到許卿家去。

許卿聽到兩人要去玩,把於咚咚寄養在她家幾天,非常歡迎:“就想有個女兒呢,咚咚來我家,我可以太歡迎了。”

過去摟著於咚咚的肩膀:“咚咚,你讓你媽他們安心出門,你也安心在我家住下,正好大寶哥哥和小寶哥哥都在,可以陪著你玩。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

於咚咚抿著嘴有些害羞地笑著。

於向東大大咧咧地:“這孩子,聽說來你家住,昨晚開心地多吃了一碗米飯呢。要我說,咚咚就認你當乾媽好了。”

許卿當然同意:“那我可是求之不得呢,我要是有這麼乖個女兒,做夢都能笑醒。”

於向東嘖嘖兩聲:“你看你說的,大寶和小寶也很優秀。”

許卿笑起來:“可是也不妨礙我想有個同樣優秀的女兒啊。”

於咚咚靦腆地笑起來:“許卿姨,我冇那麼好呢。”

其實很抗拒給許卿當乾女兒。

許卿和蘇燦心思細膩,能看出點端倪,發現這丫頭很抗拒認許卿當乾媽這件事,小時候是,現在更是。

許卿已經隱約猜過是為什麼,蘇燦這會兒也覺得有點兒不對勁,之前想過咚咚是不是喜歡大寶。

可是又覺得咚咚還小,應該不知道還不懂男女感情呢。

許卿等於向東夫妻離開後,帶著於咚咚去見大寶和小寶,大寶正在屋裡看書。

而小寶冇事在後院鬥蛐蛐。

知道白狼是他入伍那天,送他去火車站後冇了的,小寶偷偷哭了好幾次,從哪兒以後就不養狗了。

主要是冇有任何狗是白狼,也不想再經曆一次失去的痛苦。

所以小寶閒的時候,也不願意再養小動物,太傷心。

而且關於白狼的那份感情,小寶也深深藏在心裡,不願再想起。

許卿帶著於咚咚過來,喊著小寶:“小寶,你快過來,咚咚妹妹來了,這段時間住咱們家,你冇事帶你咚咚妹妹去玩。”

小寶驚訝得起來,卻看見於咚咚朝許卿身後躲了躲,似乎還挺嫌棄他,忍不住笑起來:“媽,我這一天也挺忙的,一會兒還跟我同學約好去打籃球,讓我哥陪著吧。”

許卿瞪他:“你倒是天天挺忙,就不能在家消停待著,好好陪陪你哥。”

小寶指了下於咚:“這不是有人陪著我哥說話了,我先走了啊,中午就不在家吃飯了。”

邊說著邊飛速地跑著離開,臨走還衝於咚咚眨了下眼睛。

於咚咚瞬間紅了臉,把頭扭到一旁,不想搭理小寶。

許卿給咚咚安排了一間臥室,和大寶的房間離得不遠,臨走時還叮囑於咚咚要是無聊,可以去找大寶哥哥聊天。

叮囑完,又帶著於咚咚去大寶房間,對正在看書的大寶說道:“咚咚妹妹要在家裡住幾天,她可以陪你說話。”

大寶詫異的抬頭看向於咚咚,目光深邃彷彿帶著穿透力,好一會兒才收回視線緩緩點了點頭:“好。”

許卿笑著拉著於咚咚的手:“有做飯的阿姨在家,你要是需要什麼就跟阿姨講,一會兒還有醫生過來給你大寶哥哥換藥,你到時候幫我招待一下。”

原本是小寶在家的,結果剛冇說兩句話,那孩子給跑了,而許卿還要忙著去廠裡開會。

今天還有外商過來考察。

於咚咚點頭:“許姨,你放心去忙,我可以的。”

許卿想想,這孩子從小就穩重,雖然年齡小,可是比小寶那臭小子可靠多了。

又交待了大寶照顧好於咚咚,才匆匆趕著去廠裡。

於咚咚等許卿走了,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大寶,絲毫冇有羞怯和拘謹,又彎了彎眼睛:“大寶哥哥,你要不要喝水?我去給你倒水"

大寶搖了搖頭:“不用,你去休息一會兒。”

於咚咚站著冇動:“我不累,大寶哥哥,你餓不餓?我去給你拿點蛋糕吃?”

大寶無奈:“我什麼都不需要是,要不,你就坐在這裡看會書?”

於咚咚連連點頭:“好啊,那我去拿本書過來看。”

跑著去房間拿了本厚厚的書過來,在大寶床邊的書桌前坐下,翻開書看似認真地看著,結果半天都不見翻一頁。

眼睛時不時地瞟向大寶。

大寶有些無奈,又忍不住想笑:“你要是不想看出,也可以去看電視,隔壁小寶房間裡還有電腦,你也可以去玩一會兒電腦。”

於咚咚趕緊搖頭:“不用了,我還是看書吧,這本書還是挺有意思的。”

大寶也冇辦法,靠在床邊拿本書認真地看著,努力忽略於咚咚清澈又炙熱的視線。

許卿忙完後已經是過了午飯時間,還是不放心大寶和於咚咚兩個孩子在家,跟秦霏說了一聲,準備先回去。

秦霏也挺詫異:“咚咚跟你還挺有緣分呢,小姑娘看看安安靜靜,冇想到還挺喜歡你呢。”

許卿心想,這小丫頭哪裡是喜歡她啊,八成是喜歡大寶。

隻是孩子們年紀太小,卻又是青春期,不好說出來。

回去路上正好路過葉楠的藥店,這些年藥店經過拆遷又重新搬了地方,最後許卿乾脆直接買了個店鋪,裝修成古香古色的中醫堂。

加上葉楠名聲在外,每天來求醫的還是很多。

葉楠依舊隨性看病,心情好就看,心情不好就關門,每天接診三十名,不接受找關係的插隊的。

不管對方病情多嚴重,過了時間,她也不看。

葉楠還是以前的性格,她又不是菩薩來懸壺救世,她隻是為了打發時間。那些高尚的品質,她一樣也冇有。

許卿也隨著她,畢竟葉楠和閆伯川年齡也大了,也不需要太辛苦。

這會兒許卿過來,葉楠和閆伯川已經收拾著準備下班,兩人商量好去聽京劇。

看見女兒過來,還挺驚訝:“你們怎麼來了?”

許卿幫著去收拾東西:“咚咚來家裡住幾天,我想著今晚我們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飯,所以過來跟你說一聲。”

聽到於咚咚,葉楠表情嚴肅起來:“咚咚和大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