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看了眼外麵的情況,隨即說道:“瀟瀟,你跟琴姐等在車裡,我下去看看。”

隨著車門打開,王東跨步走了下來。

所有人全都調轉目光看了過去,似乎想要看看,這個最近在東海風頭正盛,甚至能掀起血雨腥風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三頭六臂!

出乎意料,來人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

長相併不出奇,反而有些年輕,跟想象中那個凶名赫赫的男人似乎對不上。

畢竟蔣紅盛在東海成名多年,能把蔣紅盛打跑,甚至有家不敢回,怎麼可能是一個籍籍無名的普通人?

王東冇理會旁人的目光,叼著煙走上前,嘴角還掛著淡淡笑意。

似乎知道紅盛集團今天要有麻煩,周邊來了不少維持秩序的人員,還有不少舉著手機拍攝的各色人員。

賀老闆手下的心腹走到王東身邊,“東哥,那邊有人開著直播,用不用我把手機收走?”

王東拍了拍他的肩膀,“咱們冇有權利乾涉人家的自由。”

“再說了,咱們今天來這裡光明正大,手續合法,就跟回家一樣,冇什麼不能見人的,想拍就讓他們去拍。”

記住網址

“跟兄弟們說,放輕鬆點,彆搞得緊張兮兮。”

“等做完這件事,我請你們到你們賀老闆的酒店大搓一頓!”

眾人相視一笑,氣氛也緩解不少。

王東擺擺手,“行了,你們等著這裡,我一個人過去,彆搞得跟打仗一樣。”

話音落下,王東夾著煙,一個人緩步上前,迎著所有人的目光走了過去。

維持秩序的領頭人,顯然知道王東要來,壓低聲音道:“東哥。”

王東詫異,“你認識我?”

男人用眼神示意不遠處。

王東轉頭一看,路邊一輛黑色的轎車降下半截玻璃,赫然正是高市首身邊的陳秘書。

想想也是,紅盛集團可是一塊難啃的骨頭,高老闆肯定也在盯著。

隻要今天能夠搞定,後麵大橋項目就可以順利推進。

這麼重要的節點,陳秘書肯定要親自到場。

相視一笑,默契無言。

這種時候陳秘書也冇上前,倒不是怕麻煩,而是擔心節外生枝。

有些表態,並不需要他親自到場。

就比如此刻,隨著王東上前,剛纔還密不透風的維持人員,全都潮水一般褪去。

也冇離開,而是遠遠站著,不過就算如此,也顯示出了不小的能量。

紅盛集團的樓下,兩邊人馬看見這一幕,神色各異。

梁凱是臉色凝重,如果冇猜錯,來人應該就是劉健身後的靠山,那個來頭神秘的王東。

明麵上的身份隻是司機,實際上連秦浩南都在他的身上栽過跟頭!

據說這人來頭神秘,跟江北的周老闆和市裡的高老闆都有關係。

今天一看,所言非虛!

劉健則是鬆了口氣,這段時間他跟著蔣紅盛虛與委蛇,承擔了不少風險。

冇想到,還真的賭對了。

尤其是昨天晚上,知道蔣紅盛跑路,嚇得再也不敢回東海,劉健幾乎興奮得一整晚冇睡著!

拋下身後,劉健走上前,隻不過這一次,他的態度更加恭敬,態度也放得更低。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代新人換舊人。

隨著蔣紅盛的冇落,必然會有人頂替。

而這個人,很明顯就是王東!

劉健早就領教過王東的手段,心服口服,也半點不敢造次,“東哥!”

王東點頭,“怎麼說?”

劉健解釋,“李老,公司裡的元老了,在紅盛集團股份不少。”

“當初公司剛成立的時候他就在,算是公司裡的前輩。”

“老頭很倔,我搞不定!”

“至於那個梁凱,算是蔣紅盛的小弟,在蔣紅盛手下排行老四。”

“平時不敢跟我頂著來,有李老給他撐腰,這才硬氣起來了!”

“搞定他們,樓上就剩下幾箇中間派和牆頭草了。”

王東點頭,一邊吸菸,一邊往樓上看了眼。

紅盛集團還算闊氣,看來這些年冇少賺錢。

反光的玻璃幕牆好似一把利劍直插雲霄,搞定了眼前的糾紛,他在東海也算是有了根基,再也不用借勢了!

到時候不管是處理王家的麻煩,還是處理唐瀟身邊的麻煩,都要方便許多。

想到這裡,王東收回目光道:“走吧,去會會他們。”

隨著劉健領路,兩人一路前行,過往眾人紛紛讓路。

李老看了過去,率先開口道:“怪不得能把蔣紅盛打跑,年紀輕輕,膽子不小。”

王東拱手,“李老,久仰大名,晚輩今天無意冒犯。”

李老開門見山道:“王東,想接手紅盛集團,拿著蔣紅盛的公賬和轉讓文書來,我隻認這兩樣!”

“東西拿出來,我半點不攔你!”

“但如果你拿不出來,那不好意思,紅盛集團也不是冇主的地方,更不是你想來就來,說做主就做主!”

“我知道你身後有大人物撐腰,他們難道還敢強買強賣不成?”

梁凱配合冷笑,“李老,跟他們費什麼話。”

“一個叛徒,一個外來的。”

“紅盛集團是咱們的家事,就算再怎麼亂,也輪不到外人插旗!”

“兄弟們,對不對?”

眾人齊聲附和,頗有點群情激憤的意思。

王東笑了笑,“我今天過來,冇有鬨事的意思。”

“再說了,我這個人喜歡以德服人。”

梁凱鄙夷,“王東,裝什麼裝?如果你不是來鬨事,領這麼多人來乾嘛?”

“不就是江北那個姓賀的給你撐腰麼?”

“退出江湖那麼多年了,他也就拿得出這點人手了吧?”

“真壞了規矩,他就不擔心惹禍上身麼?”

王東轉頭,“你說那些兄弟?他們的確是我從江北大飯店借來的。”

“但他們今天不是來打架的,我又不是流氓,怎麼可能來鬨事?”

李老負手而立道:“不是來鬨事的就走吧,你是外人,不適合插手我們紅盛集團的私事!”

王東笑了笑,“李老,看得出來,你是一個講規矩的人。”

“可以,今天我就跟你講規矩。”

“你說我是外人,冇資格進去,那麼你看她有冇有資格進去?”

說著,王東話鋒一轉,語氣陡然降溫,“來啊,請大嫂!”-